MKC Logo
瀏覽數:5443

糖金歲月風華不再 台糖另闢嶄新 獲利大道

關鍵字:

  「第一憨,種甘蔗給會社磅??。」這是日據時代蔗農遭受剝削的感嘆。從日據時代到光復後民生經濟起飛,台灣糖業擁有百年歷史,台糖全盛時期共49座糖廠、2萬名員工日夜不休, 年產1百萬噸蔗糖,叱吒風雲貢獻台灣七成外匯,創造出「糖金歲月」。

  然而,時光遞嬗,台糖卻風華不再。

  由於經濟轉型加上市場自由化,糖業早已不具備競爭力,台糖落入和許多國營事業同樣的命運,從輝煌一時到接連虧損,儘管員工裁減至五分之一, 糖廠做1公斤賠1公斤, 本業虧損累積上百億,「國營單位」已不再是金字招牌,而是綁手綁腳的阻礙,讓身處飄搖的台糖更顯脆弱。生技新事業表現亮眼當外界隨時拿著放大鏡檢視台糖,事實上台糖也並非坐著不動等待外界決定命運,為了擺脫「了尾阿仔」(台語敗家子之意)的稱號,十多年前,台糖自我改造工程陸續展開:為節省龐大開銷,將總部遷回台南;過去投資過於分散,無法達成綜效,因此台糖重新定位發展主軸為「健康產業」,依業務特性重新整併為8大事業群,包含:畜殖事業、量販事業、砂糖事業、油品事業、商銷事業、休憩事業、生技事業、精農事業部。

  根據台糖97年度1至4月營收與稅前純益資料顯???,在8大事業群中,生技事業部表現最為凌厲,成長215.03%屬最高,僅成立6年的生技事業部,成長速度遠勝數十年的製糖、油品本業。

  事實上,著眼於生物科技產業為高度研發創新導向產業,台糖早一步先將糖業研究所與畜產研究所整合成「台糖公司研究所」,劃歸與8大事業群同一等級,整合人員專長劃分成生物組、化學組、工程組與產業資訊組,後兩組主要承接生物、化學組的研發成果。

嗅出商機研發先導

  「台糖要發展新事業,是以研究所作為前驅、先導角色,就像公司的火車頭帶領事業群前進,我們的研發方向會跟公司政策息息相關。以前蔗糖全盛時期,我們專心做甘蔗育種,甘蔗沒落了,留下幾百公頃的土地怎麼辦?我們就鎖定蝴蝶蘭和中草藥培育,並將研發成果交由其他事業部開發新商品,2003年蝴蝶蘭歸到精農事業部,我們就全力發展中草藥。」台糖研究所所長王國禧說。

  台糖研究所生物組組長謝瑞旻參與過甘蔗、蘭花、中草藥等育種技術。她認為在人力、資源有限的情況下,研發必須跟產業需求緊密結合,捨棄技術本位的心態,從市場角度探求商機。「台糖研究所雖然是研發單位,卻介於產業與學術中間。研發人員不能閉門造車,必須具備市場敏銳度,將創意與紮實研究結合,才能讓生技產品走在時代的前端,受到市場歡迎。」

  因此,台糖近年來加強產學合作與參與政府科專計畫,正是讓研發人員走出實驗室,了解產業動態的契機。在台糖研究所的定位說明也清楚標示「就前瞻技術自行研發或與國內外大學、研究機構共同開發,以縮短時程。」

  與國內各學術機構合作過程中,台糖研究所伺機尋找具有市場潛力的中草藥,就在這尋覓之間,從林林種種的藥材中,「龍膽」脫穎而出,一躍台糖研究所致力研發的新寵兒。

供需缺口龍膽看漲

  說起和龍膽的淵源,王國禧表示,「也算是一個巧合,我們到處尋訪哪些中草藥可以研究,正好農業生技國家型計畫藥用保健植物組召集人蔡新聲教授,是研究龍膽的專家,和他討論後,我們決定要開發龍膽這個藥材。」在蔡新聲的邀請下,台糖研究所加入農試所的龍膽量產模式計畫。

  根據《本草綱目》記載,龍膽「性味苦,澀,大寒,無毒。主治骨間寒熱、惊病邪氣,繼絕傷,定五臟,殺蟲毒」,在中醫屬對人體無害的頂極「上藥」。現代化的科學研究證明龍膽具有保肝、利膽、健胃、抗發炎、抗過敏等作用。除了在中國使用龍膽的歷史悠久,連「阿兜仔」都愛好龍膽,在德國保健產品中,就超過3百項含有龍膽成分。不過,龍膽具有保健功效還不構成最核心的因素,國際龍膽市場供需失衡嚴重,才是台糖研究所「撩落去」的主因。

  王國禧表示,中國大陸東北的野生龍膽草是中藥材龍膽的主要來源,採收是以採全株的方式,由於大量採收已經造成野生龍膽草瀕臨絕種,卻無法填補日益擴大的市場空缺,2006年供需缺口已達1千2百噸,也造成龍膽價格三級跳。

  雖然中國大陸開始推廣人工栽培,並極力推動龍膽的良好農業規範(Good Agricultural Practice, GAP)以符合國際標準,但在技術不夠成熟下,品質低、產量不足,加上中國大陸將龍膽列為第三級保護野生藥材物種,因此未來龍膽藥材來源穩定度存在隱憂。

  近年來中國大陸中藥材經檢測,發現農藥與重金屬殘留比例偏高,而日本與韓國相繼於2005年對中藥材及提取物的農藥殘留及重金屬含量採更嚴苛的標準,使中國大陸中藥材出口呈現衰退。

  以台灣而言,中草藥高度依賴中國大陸,進口藥材平均85%來自中國大陸,為了避免未來龍膽中藥材「斷炊」危機,確保來源品質與穩定,台灣有必要建立量產生產模式,提供高品質、穩定的藥材來源。在面臨國際保育面與健康需求面的平衡下,龍膽具有高市場潛力與競爭力。

  「台糖研究所從甘蔗、蘭花到中草藥,累積豐富的技術與資源優勢,因此,若能善用目前廣大的離蔗土地,建構符合國際標準的GAP標準的龍膽量產模式,對台糖來說不僅是新商機,更能以高品質突破價格戰,另創高價新藍海。」王國禧說道。

  除了看見市場供需失衡的切入點,王國禧補充,龍膽可運用的範圍大,抽出物具有消炎、毛孔收縮、淨化及再生功效,最新醫學研究證明龍膽萃取物具癌細胞抗增生藥理活性,左可進軍美容市場,右可展望開發新藥,建立龍膽藥材生產技術成為必要叩門磚。

跨域合作突破瓶頸

  在與農試所合作兩年多後,台糖在美容市場先傳出捷報,研發小組透過組培方式,將無農藥、零污染的龍膽草,置入美容保養品,技轉給生技事業部,以「源自東方的美研貴族——龍膽草」為號召,推出美容新產品,請來當時產後復出的名模洪曉蕾代言,引起熱銷。

  「這也是一個巧合,那時事業部正在推系列保養品,從第一代胎盤素、到膠原蛋白、玻尿酸等素材都用過了,找不到新的原料,那我說我們提供龍膽組培萃取液試試看,結果一炮而紅。」王國禧笑說,當時報價可不手軟,是市售龍膽的5倍,「因為我們提供的零污染、無農藥的龍膽,品質絕對可以安心,所以才敢開這個價錢。」

  有了成功經驗,研發小組對於龍膽商業價值更具信心,因此以「龍膽藥材產業化生產技術之建立」申請工業局「農業生技產業化技術推廣計畫」,進一步將龍膽生產技術擴大成產業化運用。

  為了符合國際新藥開發準則,以利未來進軍醫藥領域,台糖研究所以國際藥典(The International Pharmacopoeia, IntPh)上登記的粗糙龍膽為研究標的,不過因為龍膽原產於中國東北、日本等高緯度地區,要在台灣生產,馬上面臨到原苗株來源、栽培氣候環境適應性、病蟲害危害及指標成分含量是否符合等問題。

  研發小組一方面利用組培技術,控制環境維持種原;另一方面也篩選適合本土栽種的耐熱品系。

  謝瑞旻解釋說:「因為粗糙龍膽比較冷涼,台糖的土地大部分在西部,溫度較高,所以要把它『馴化』變成比較耐熱品系。地球暖化會越來越嚴重,而龍膽對水的需求量很大,我們要篩選出可以適應氣候變遷的品種,而且藥性成分必須沒有變。」

  研發小組經過努力,目前已經從193耐熱個體株,進一步篩出2 ∼ 3個耐熱品系極具有開發潛力,並馴化到30度左右。藥性部分,經過老鼠實驗,證實對肝纖維化的延緩有效果;至於在溫室栽培與田間栽培方面,台糖研究所借重農試所在病蟲害管理的專業,建立龍膽溫室以及田間病蟲害防治方式,降低溫室莖腐病、南黃薊馬害蟲、根瘤線蟲及粉介鼓蟲等危害。台糖並委託台大開發非破壞性的近紅外光檢測技術,能偵測龍膽生長過程中的指標成分,可用來評估栽培方式與採收時間等,建構符合GAP藥用植物龍膽量產模式。

 串起研發與產業化的線

  另外,研發小組以新式零污染的組培方式,除了可以減少傳統組培量產所需要的能源, 並能所短生產時間,提高生產週轉率、降低30 % 生產成本,平均月產能事傳統組培生產產能的7倍,透過技術突破和跨領域團隊整合,台糖研究所往龍膽量產更邁進一大步。

  但除了已將龍膽運用在保養品生產販賣,在保健食品方面並未有動靜,王國禧說,原因除了研發小組以達到更高標準的健康食品認證規範作為目標,因此需要更縝密的研究數據;另一方面,卻是因為近來大賣、年銷上百萬瓶的「台糖蜆精」成為阻礙。

  「因為台糖已經有個很有名的『台糖蜆精』,正在申請健康食品認證。對於同樣一個事業部,推出兩個護肝產品容易互打,而消費者也傾向接受最新產品。因此要等到蜆精產品生命週期走到末端、消費者不再青睞後,推出龍膽保健產品才容易攻占原有消費族群。」王國禧解釋。

  至於技術門檻更高的新藥開發,台糖研究所希望能朝此方向邁進,但一方面新藥開發動輒上億美元,能否承擔失敗風險,以及研發能量足夠與否,都是未來台糖研究所必須再強化部份。儘管如此,在新藥開發的前臨床階段,台糖仍有可著力之處。


您可能會有興趣的課程

資料讀取中...

您可能會有興趣的出版品

資料讀取中...

能力雜誌

資料讀取中...
輔導諮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