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C Logo
本中心無任何政治立場,若有隨機政治性廣告出現,非本中心可控,與本中心無關。
瀏覽數:4090

有話好好說

  近來穿越時空與豔鬥後宮的故事紅極一時、非常流行,尤其是爭寵奪愛時的明槍暗箭與唇槍舌劍,諸多台詞更是大街小巷傳誦著,成為嘻笑怒罵的時下流行語。這些虛構的故事之所以讓觀眾們如此著迷,想必是在情節與角色上,與自身所處之環境有所呼應、讓人感同身受,才得以如此共鳴入戲。例如:「在這宮裡,有利用價值的人才能活下去,好好做一個可利用的人,安於被利用,才能利用別人」,把「宮裡」替為「公司裡」,可也是一語道破當前上班族奮鬥的基本原則;又或是「容不容的下是娘娘的氣度,能不能讓娘娘容的下,是嬪妾的本事」,把「娘娘」換成「長官」、「嬪妾」換成「屬下」,可更是一語道破了許多令人捏把冷汗的職場潛規則。

  不論如何,戲劇作品為了強化震撼效果,總是會端出許多極端的事例來娛樂大家;只是上述的那些道理,人們雖是早已放在心裡,但是真有可能像劇中人那樣,赤裸裸大喇喇地當著對方的面給說出來嗎?有話不能好好說嗎?

  在一個組織裡,為了任何的理由需要與人互動與溝通,最常用的方式就是說話。縱使是公文或書信往來,其實也是以書面形式在說話。溝通是為了促進共識、為了獲致共同利益,而若能把話說好、也說對了,是可以加速又加深這合作關係的緊密,共創雙贏與多贏局面;反之,若把話給說絕了、或是說了不該說的話,也非常可能鑿出難以修補的裂痕,得要說更多的話、花更多的心力去彌補。

  以我們中國文學餽寶之一的紅樓夢為例,故事中的賈府活脫就是個公司機構,客廳就是一間會議室,男人們外出爭取業務、家裡的擔任後勤幕僚與行政工作,大家各司其職,供三餐、有零用金可支用、還有宿舍可以住。而在這個組織裡當家的CEO,就是那位被作者用了極大篇幅在描繪她的美、豔、妒、貪、狠、辣的鳳姐兒。

  鳳姐的丈夫賈璉是賈氏榮府長房的長孫,依我國傳統家規,長孫媳當家主事並無不當。她膽敢連婆婆邢夫人都不放在眼裏,自然是掌握了某些基本優勢。第一,她深得老祖宗賈母鍾愛;再者,鳳姐的娘家財大勢大,「東海少了白玉床,龍王來請金陵王」,和賈府相比是絕不遜色。自知有此形勢背景,聰慧的鳳姐在和老公賈璉鬥嘴時常說:「我們王家牆角掃出來的也比你家多」。然而最重要、也是最犀利的是,在賈母面前,鳳姐總是能適時的用幾句好聽的話,討老祖宗的歡心。例如第三十八回裡,賈母和眾孫兒孫女一起吃螃蟹時,賈母聊到小時曾掉水裏、額頭上還留了一小疤,鳳姐馬上說:「老祖宗從小兒福壽就不小,鬼使神差的蹦出那個坑兒來好盛福壽阿!壽星老兒頭上原是個坑兒,因為萬福萬壽盛滿了,所以倒凸出些來了。」逗的賈母大悅。在那一團和氣之下,想必很多原本說不太出口的事,就變得一切都好商量。

  鳳姐總能在最高指導長官—賈母的面前,調和著她先天優勢與後天才能,掩飾也安頓了賈府的裡裡外外的漩渦與暴風雨。她深知她的優勢在那兒,也從不忘利用這些優勢。鳳姐那些信手拈來的奉承話,都書中俯拾皆是,她的文采與創意展露無遺。鳳姐調和了以上三種先天優勢與後天才能,深知她的優勢在那兒,也從不忘利用這些優勢,縱使她仍是有她的私心所在,卻也始終顧全著整個組織的大局。王熙鳳若生在今日,不知又會是個怎樣翻雲覆雨叱吒風雲的名流人物。

  厚黑說話術在某些程度內或許可以奏效、創造出暫時性的友善與和樂的工作氛圍,卻也還是要能夠產出實質的工作成果,團隊的功能才得以展現、部門的存在才得以延續。紅樓夢裡的王熙鳳看似僅出一張嘴,卻也是以其高明的經營策略與管理方法周旋在高階與基層,好話沒停過、惡言自也是沒少過,恩威並施之間,維持著一大家子的平和,縱使有暗潮交纏,卻也盡可能讓它們相安無事。不論如何、無可否認的是,究竟是否存著好心,說好話的確是會讓氣氛比較友善,也比較容易達到溝通的效果與目的。「一言可興邦,也可喪邦」,言語的力量確實不容小覷。說好話是種習慣,會說話更是種藝術。或許,我們無法作到如劇中人物,如此隨機應變且妙語如珠,若能在話脫口而出之前,審慎的思考,就能避免尷尬的場面,俗話說:「良言一句三月暖,惡言一句六月寒」,說好話也能化干戈為玉帛,化尷尬為幽默。但那好話在旁人聽來是友好良善、是政治正確、還是阿諛諂媚,就也要看發話者的修為功力、和他有為有守的程度了。

  在這全民拼景氣忙爭氣的時代,這些虛構的故事有效地療癒著我們一整天在辦公室裡累積的各種情緒之外,閱聽這些古典作品其實是也可以長些小小智慧的呢。那麼,你今天有說好話、有好好說話了嗎?


您可能會有興趣的課程

資料讀取中...

您可能會有興趣的出版品

資料讀取中...

能力雜誌

資料讀取中...
輔導諮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