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C Logo
瀏覽數:637

空拍駕訓班足感心》帶飛無人機商機

關鍵字:

【採訪整理/郭茵娜 攝影/方濬哲 圖片提供/飛隼科技】

  在無人機的強勁動能下,一鍵就能起飛、定點飛行、返航降落,經驗豐富的飛隼科技總經理李宜真笑言:「別以為是因為我比較會操控,其實穿上航空模型外衣的無人機,增加了許多自動化技術,就算沒有精湛的飛行技術也可以輕鬆駕馭。」正因為如此,無人機的市場漸漸平民化,也越來越能滿足普通初級用戶的需求,讓你停機比停車簡單。

  被比喻為「上帝之眼」的無人機,自從亞馬遜在2013年宣佈無人機運送貨物的開發計劃之後,人們對於遠端遙控的飛行載具就增加了更多層面的想像,從軍事延伸到商業配送,甚至工業探測、農業農務、緊急搜救、協助偵查等,多元化的應用範疇,直接刺激了無人機產業的產值提升。根據高德納諮詢公司(Gartner)預估,2017年全球無人機的產量將來到300萬台,年成長率達39%,市值超過60億美金,而這個商機,才剛剛開始而已。

牽手DJI 轉型代理空拍機領域

  看過電影《陣頭》的人,一定都會對戲中主角帶著一群夥伴衝上合歡山山頭,並在山巔振臂擊鼓的震撼場景留下深刻印象,而造就那一幕經典畫面的幕後功臣,就是目前無人機領域中最夯的產品——空拍機的始祖——遙控直升機加掛相機。

  說起空拍機,就一定要先講到目前空拍機的領頭羊企業─大疆創新科技(DJI)。DJI是目前全球規模最大的民用無人機製造商,李宜真如數家珍地介紹店內幾款市面上人氣居高不下的空拍機款,從輕巧的入門機,到具有精準懸停、指點飛行、視覺追蹤、多運動模式以及避障功能等5大功能的專業空拍機,全都是來自DJI。

  總部位於深圳的DJI,在世界各地都設有據點,台灣則開放了多家代理商共同經營,其中飛隼就是台灣合作最久的代理商。6年前李宜真前往上海參加航空模型展,當時她就對DJI印象深刻,回台後又有國外的客戶指名要買DJI所生產的飛行控制器,因緣際會下串起了飛隼與DJI的緣分。

  她回憶道:「那時我收到DJI的包裝盒就為之驚艷,不論外盒或是工業設計,都足以媲美Apple,讓我對此間公司印象極佳。」於是,有國際貿易經驗的李宜真以敏銳的直覺認為這是值得投資的產品,就藉此機會主動向DJI提出代理的想法。而當時,DJI也還在開拓市場,所以很快地獲得了正面的回應,順利地成為台灣代理商。

  果然是慧眼識英雄,2010年,DJI嘗試將鏡頭放到多旋翼飛行器上,打造出專業的空拍機,迅速打響了口碑。根據NPD Group的評估,2016年DJI 的美國市場占有率就將近50%。

  事實上,在正式代理DJI產品之前,飛隼已經專注在此領域多年,專營遙控飛行器所需的各項零組件,「我們是幾個航空模型的玩家,以及在產業征戰多年的夥伴一起組成的團隊,多年前我們就開始接觸航空模型及其零配件。」

  李宜真表示,當年的專業玩家若想要擁有一台遙控飛行器,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除了得要四處張羅零件,好比說向A廠商買飛行控制器,向B廠商買馬達、向C廠商買螺旋槳之類的,另外還得要有足夠的組裝知識及能力,才能讓遙控器在設定排序時能精準無誤,光是透過遙控器下達上升指令,讓飛行器順利地離地升空,就已經是一大關卡了。

  因此,在DJI推出了PHANTOM一代時,讓整個市場大感震驚,玩家們再也不需要自己耗費人力物力去組裝了,因為PHANTOM已經全部完備,這對許多初入門的新手來說是一大福音。

落後中國 本土市場撐不起研發能量

  隨著空拍機的需求日益增加,各國廠商也開始投入研發製造,一時之間這個領域成為兵家必爭的紅海,不過話又說回來,為什麼國內新創企業,或在遙控領域甚久的大廠卻沒有趕上無人機的熱潮呢?

  看著產業趨勢轉變的李宜真表示:「台灣在這方面可以說已經晚了好幾年,不過這或許可以從另外一個角度來思考!」

  在PHANTOM空拍機的銷售開出紅盤之後,帶動了許多不同的族群來加入,但是,原本熱愛航空模型的死忠玩家們卻反而在這場小小的革新中退場了。李宜真分析:「喜歡航模的玩家就是追求在彈指之間所創造出的速度感,然而PHANTOM以空拍功能為主,所以在操控上必須追求穩定,才能拍出好作品,因此,許多喜歡刺激的玩家都默默地選擇了離開。」

  當時的消費族群如此,廠商的意願自然就不會高了,由此看來,不是台灣技術落不落後的問題,關鍵在於是否有足夠市場可以支撐這個產業去研發產品。

  反觀中國大陸將無人機列入「十三五規劃綱要」的發展經濟項目,加上中國本身的市場就夠大,幾乎占了全球80%無人機的消費比率,因此,自然能夠扶植此產業發展。然而,「台灣的天空與地面一樣的狹小」不僅欠缺無人機市場,目前仍尚欠缺整體規劃,如果希望發展無人機品牌還有許多挑戰需要克服。

空拍駕訓班 真心教學 提升客戶忠誠度

  本身也是玩遙控模型10數年的李宜真,雖然是女性玩家,但是解釋起無人機的歷史卻頭頭是道:「所謂的無人機,原本僅限於軍事用途,隨著民間科技研發,泛指透過遠端遙控的飛行載具,現今運用得最廣的就是空拍機,因此大多以空拍機為主要討論對象。」

  而已故導演齊柏林的紀錄片「看見台灣」透過空拍,讓全世界用上帝的視度看見美麗寶島的景色,自此更是掀起了台灣空拍的熱潮。從大型專業的無人空中載具,到手掌大小的玩具飛行器,相關商品一夕爆紅,空拍機漸漸成為無人機市場中一枝獨秀的明星產品。

  許多業者也看準了商機,因此DJI在台灣的代理商開始多起來,競爭當然也越來越激烈。然而,向來以服務取勝的飛隼,面對同業的競爭,態度卻依然如一,因為它們的客戶黏著度及忠誠度相當高,只要買過一次,幾乎都會成為忠實顧客。

  這是怎麼辦到的呢?答案就是貼心且耐心的飛行教學。

  「每一個向我們買空拍機的客人,在交機時都必須要留1到2小時的時間給我們,因為我們會仔仔細細地教到會。」李宜真表示要讓一台空拍機正確地起飛,說起來並不是那麼困難,但還是有一些必須要懂的操作技巧。

  儘管目前沒有核發這類駕照,但是這就像要先上駕訓班才能上路開車一樣,空拍機在升空之後,操控系統會有各式各樣的反應,操作者必須要了解這些反應的意涵,才能避免發生意外的撞機事件。

  更重要的是,現在有多款空拍機是載具與照相機可以分開操控的,當然必須透過教學,以及適當的練習,才能有更好的操控體驗。因此,儘管競爭日益激烈,飛隼科技則以「遙控飛行器操控的訓練中心」的定位自許。

  李宜真認為:「就像汽車的駕訓班一樣,無論汽車工業如何發展,造出了功能多麼強大的車子,大家都還是要到駕訓班學習開車的基本技能。」

  許多初次接觸無人機的客人,有時因為不熟悉操控而發生撞機意外,但是往往當下只會覺得是飛機有問題,不會反省是否操控有誤。因此,為了避免發生意外,飛隼科技經常舉辦各類的空拍機的專業知識與飛行技能,讓玩家玩得更專業、更安心。

  她語重心長地提到:「其實,不管是入門新手或是專業玩家等級,大家都必須具有『多上一堂課、多一份安全』的觀念。」

多方觸角 噴農藥 搜救 拍電影

  台灣近年來使用空拍機族群日益增加,各領域的專業人才開始發揮創意,將空拍機與自己工作結合,李宜真舉例說明:「像是婚禮攝影公司、媒體記者、電影公司、多媒體製作公司,乃至於搜救單位、情蒐單位等,這些不同的嘗試,都賦予了空拍機更高的價值,讓無人機的未來發展更有可看性。」

  玩空拍機的人越來越多,網路上也有許多玩家樂於分享自己所拍到的珍貴畫面,種種因素都刺激了人們對於空拍機的想像。無人飛行載具在未來一定會越來越興盛,雖然可能不會像手機一樣人手一台,但數量倍數成長是可以預期的。

  不過,由於無人機是一項比較新的概念,尚未廣泛地進入人們的生活之中,所以難免會有許多人因為不了解而產生疑慮,例如:「空拍機會不會容易掉落,對人們的安全帶來威脅?」「空拍機會不會被有心人士拿來當作犯案工具?」「會不會侵害到隱私權?」諸如此類的問題,都只是因為還沒有完善的配套及規範,對此,李宜真也期待台灣能盡早催生出無人機的管理辦法,讓這項具有娛樂性及實用性的科技產物,能夠在法律的規範下升空,玩家玩得盡興,民眾也能安心。

  現在全球的經濟幾乎呈現停滯,許多產業榮景不再,因為過度競爭而向下沉淪的更是多不可數,然而無人機市場卻因為空拍機的興起而一片大好,光是台灣市場就已經讓飛隼科技連年創下銷售佳績。

  目前飛隼科技也從更多角度去挖掘經營無人機的可能性,「我們在中南部積極推廣,雖然有些老一輩農友看法保守,但基於效率與健康等各方面的考量,用無人機來代替人力噴藥應該會是之後的發展趨勢。」此外,飛隼科技為了照顧南區的顧客,日前也開了一間「DJI台南北區授權零售店」,讓消費者可以近距離的接觸產品,了解產品,甚至學習如何在安全的環境下感受空拍帶來的樂趣。

  李宜真認為,無人機的應用對人類生活的幫助會越來越大,作為台灣重要的飛行載具代理商,飛隼科技也會持續努力追求進步,讓無人機更快普及,成為人們生活中的好工具及好夥伴。

《活動預告》9/15(五)19:30【能力雜誌。讀者小聚】AI=狼對手 or 神隊友

【完整內容請見《能力雜誌》2017年9月號,非經同意不得轉載、刊登】


您可能會有興趣的課程

資料讀取中...

您可能會有興趣的出版品

資料讀取中...

能力雜誌

資料讀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