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C Logo
瀏覽數:416

擺脫又髒又熱又貴》再生能源產業變綠金

【文/于日堯 圖片提供/達志影像、東方IC】

  100%再生能源供電的願望或許不再是夢想,在現實世界中,這個情況已經可在幾個星期或幾個月以內實現。

  今年整個3月,葡萄牙不只靠再生能源供應足夠全國使用的電力,還能產生額外的電力。葡萄牙正在修建一條水下電纜,未來可把綠色電力出口到摩洛哥,同時也正在加強該國電網與西班牙和法國的連結。對這個有1,000多萬人口的國家來說,在某段時間內避免燃燒化石燃料,或許不久後就能成為常見情形。

  再把時間軸往前延伸,今年年初上午6時左右,德國創下全國用電100%來自再生能源的全球新里程碑,同一時間的燃煤和天然氣等傳統電廠也大幅降載。

燃煤發電 30年內消失?

  在科技進步、各國政府力推減碳的政策下,再生能源正以勢不可擋的趨勢發展,不但發電產能大增、成本也持續下滑,威脅了煤炭和石油稱霸好幾個世紀的局面。世界銀行(World Bank)預言,全球對石油和燃煤等化石燃料的依賴將逐漸下降,30年內用量將急遽減少。

  vvv世銀全球能源與天然資源主管普利提(Riccardo Puliti)說:「再過10到12年,我們就只會看到再生能源和這類能源儲存,不會再有其他的了。」他認為,接下來10年,燃煤的使用量就會劇烈下降,「再過30年,燃煤會更加脫離整個能源結構」。

  長期追蹤全球能源市場的避險基金經理人勒坎德(Per Lekander)形容道:「再生能源崛起首先衝擊電力公司,2013年在歐洲和2年後的美國皆是如此。如今這股衝擊已散佈到汽車業,石油業會是下一個。」

  這是否意味幾個世紀以來作為主力的化石燃料,會在21世紀走入歷史?

  目前要下此斷言還為時過早。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ited Nations Environment Programme, UNEP)針對全球再生能源融資趨勢發佈的最新年度報告顯示,去年新增的發電產能,有61%來自不含大型水電的再生能源,儘管再生能源去年一整年貢獻了大部分新產能,卻仍僅供應全球發電量的12.1%,這已是歷年新高水準。

成本大降7成 太陽能業發光

  可確定的是,隨著再生能源產業蓬勃發展,化石燃料對全球能源結構的控制程度正在下降。UNEP報告顯示,去年一整年,全球太陽能發電產能攀升至98GW ( 相當於9,800萬瓩 ) 新高,和2016年相比增加3分之1,增速首次超過所有化石燃料,即煤炭、石油和天然氣。

  這個里程碑反映再生能源投資增加、太陽能成本下降。另一方面,也反映新的煤炭和天然氣產能增幅縮水,以及退役電廠攀升,眼下歐美都在關閉老舊電廠,世界各地新建燃煤電廠的數量也快速減少。

  連長期低估再生能源成長潛力的國際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IEA),如今也預測全球太陽能發電產能到2022年將達到740GW。許多人認為太陽能的成長潛力仍被低估。能源結構之所以能有這番改變,一部分要拜各國政府積極打擊氣候變遷、防治空汙的努力,更重要的是,隨著科技進步,再生能源的發電成本逐漸下降。

  國際可再生能源機構 (International Renewable Energy Agency, IRENA)在年初發佈的報告指出,到了2020年,再生能源的成本就能「持續」低於化石燃料。這個擁有超過150個會員國的機構統計,2010年迄今,陸域風電發電成本累積下跌23%,同期間太陽能光電的成本更大減73%,而且下跌趨勢還在持續。

  如今全球陸域風電計畫平均每度電 (KWh,即瓩時) 的成本約為6美分 (約新台幣1.75元),且不乏4美分的案例。太陽能發電的成本甚至可以低至每度電1美分。至於你我熟悉的石化燃料,發電成本通常落在5美分到17美分之間。

  由於成本迅速下降,IEA認為,再生能源、特別是太陽能,將幫助更多人獲得電力。

告別汙名 中國印度更愛「乾淨」

  10年前還很難料到綠能產業有這番光景,當時這個產業一言以蔽之「昂貴、發展緩慢、只有德國」,如今中國及印度都投入龐大心力,乾淨能源產業也在每個大陸扎根。

  中國身為世界上最大的溫室氣體排放國,已下定決心徹底調整既有的能源結構,納入更多潔淨能源。印度風電裝置容量在全球排名第4,在全球太陽能市場排名坐4望3,且莫迪政府希望提高電動車的用量。

  中國已經躍居全球最大的太陽能生產國,追上德國和日本。中國也和美國、德國一同位居世界風能領導者。根據Carbon Brief網站分析,開發中國家正在推動太陽能產業的爆炸成長。去年,開發中國家的投資總額年增20%至1,770億美元,光是中國、印度及巴西的投資合計達到1,440億美元,首度超越已開發國家的1,030億美元。和2016年相比,已開發國家的投資額減少19%。

  拉美的潔淨能源發展快速也有目共睹,全球綠能前5大開發中國家,就有3個來自拉丁美洲,包括巴西、智利和烏拉圭。智利和墨西哥的能源拍賣已出現全球罕見低價,墨西哥更藉拍賣額外帶進5GW產能,能滿足整個墨西哥城的用電量。

無補貼也不怕 企業喊GO

  在觀察家眼中,再生能源產業加速成長,還不可不提一大關鍵:技術日益進步、成本持續下降,使得業者便越來越不需要傳統的補貼措施。由於各國政府相繼以保證收購價格鼓勵再生能源業者參與競標,預料再生能源的成本還會進一步下降。無電價補貼的電場競標案,正在率先發展再生能源的歐洲上演。2017年4月,丹麥海上風電場業者沃旭集團(Osted)和德國EnBW宣佈以零補貼標下2個離岸風場開發案。也就是說,風場發電的售電價格並非政府保證的躉購價格,完全交由市場機制決定。

  去年12月,荷蘭也出現無補貼的離岸風電場競標案,由瑞典大瀑布電力公司(Vattenfall)與挪威國家石油公司(Statoil)聯手得標。

  研調機構GTM Research指出,歐洲太陽光電市場已經進入另一個階段,即穩定成長、不再靠政府補貼發電成本發展,取而代之的是無補貼的商業模式。

  雖然大部分人不看好無補貼離岸風場將成為慣例,並懷疑競標案是否能落實,但支持者認為,至少無補貼的再生能源計畫已經露出曙光,有朝一日能進展到成真的階段。

智慧電網調控 解決綠電弱點

  發展綠電除了發電,還需要輸配電、儲電方面配合,但要將綠電併入現有的電網並不簡單。風力和太陽能發電得看天氣臉色,屬於間歇性電力,也就是說,在需求高峰時,這些能源不一定能滿足大部分的電力需求。電網則追求穩定供電、且需要微調,只有在輸入的能量與輸出的能量相同時才能運作,所以供給必須符合需求。

  因此很多人絞盡腦汁思考,希望解決日正當中或颳起大風時、電力需求卻很低的問題。水力抽蓄電廠是其中一種解決之道,把水力抽蓄發電廠當成一顆大型儲能電池,利用過剩的電力把水抽送到高處、儲存位能,當用電需求高的時候,再釋放水以驅動渦輪機。

  更直接的方式是利用智慧電網來監測每個家庭的能源消耗量,精準的程度可以達到每分鐘用電量。智慧電網將各家戶用電數據上網,透過數據蒐集分析,讓用戶了解自家用電習慣,電力公司則能調配電力、並搭配尖離峰時段設計電價。歐盟目前規劃,到了2020年整體智慧電表的安裝總量要達5億個目標。

  智慧電網領域的學者說,人工智慧(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I) 對於分析整個電網產生的大數據和採取即時控制的決策極為重要,未來若能再結合區塊鏈(Blockchain)、物聯網(Internet of Things, IoT)等新科技,將能進一步提昇能源的生產與使用效率。以區塊鏈為例,這個技術因具備可追蹤性、去中心化、不可竄改等特色,可用來記錄電網日常交易,預測和管理電力需求,處理綠色能源認證並追蹤實際發電。

  一些地區已經開始使用區塊鏈智慧電網,例如:智利的國家電網從今年3月起採用客製化的區塊鏈平台,記錄市場價格、邊際成本、燃料價格,以及區塊鏈上遵守再生能源法規的情況。日本福島縣明年1月也將試行,電力交易記錄會存在區塊鏈中,未來有太陽能發電系統的家庭在電力過剩時,便可將這些餘電賣給其他家庭。

  未來若智慧電表日益普及,你我的用電習慣可能被徹底顛覆。消費者可以要求能源公司提供最便宜的電價,但不再能控制洗碗機或洗衣機。而在天氣晴朗、太陽光電充足但用電需求較低時,能源公司會打開消費者家中的家電。

  發展智慧電網的好處不只彌補綠電供電不穩的弱點,還因為用電需求將變得可預測、更透明,有利於吸引法人投資。

綠色貸款潮 亞洲急起直追

  隨著再生能源產業生態改變,資金流入也與日俱增,綠色金融體系蔚然成形,以綠色債券最受投資人歡迎,也就是宗旨為替具有環境效益的計畫募集資金的固定收益資產。倫敦非營利組織「氣候債券倡議組織」(Climate Bonds Initiative, CBI)研究顯示,去年全球綠色債券發行量年增78%至1,555億美元新高,今年可能翻倍成長,攀升到2,500億至3,000億美元。

  美國、中國和法國去年綠色債券發行量合計占總額的56%。有10個國家新進入這塊市場,他們是阿根廷、智利、斐濟、立陶宛、馬來西亞、尼日利亞、新加坡、斯洛維尼亞、瑞士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根據CBI,去年綠色債券最常見用途是再生能源,不過低碳建築投資和能源效率正急起直追。

  另一方面,向來落後於綠色債券的綠色貸款,在亞洲市場有奮起直追之勢,3月下旬出現2筆貸款,未來可能會有更多這類貸款出現。

  直到不久前,綠色貸款因為缺乏產業準則,發展始終牛步,但3月下旬倫敦貸款市場公會(Loan Market Association, LMA)以及位於香港的亞太區貸款市場公會(Asia Pacific Loan Market Association, APLMA)發佈相關準則不久之後,新加坡農產品上市公司奧蘭(Olam)借入5億美元,貸款利率與該公司在環境、社會及治理指標方面的表現相連動,香港地產巨擘新世界公司也借入一筆36億港元 ( 4.59億美元 ) 的綠色貸款。

  綠色債券起步較早,穆迪(Moody's Corporation)在2014年發佈相關準則後,全球這類資產發行量跟著增加。因此目前綠色貸款市值尚不及綠色債券規模的10%,但綠色貸款最近在歐洲的成長步調明顯加快,出現一些規模相當大的交易,例如:西班牙電力公司Iberdrola簽署一筆53億歐元 ( 65億美元 ) 的聯貸。

  匯豐亞太銀行團貸款業務主管利普頓(Phil Lipton)說:「亞太地區綠色貸款市場將不斷成長。我們的起始基準點很低,但正在不斷成長—尤其是在中國。」

【完整內容請見《能力雜誌》2018年5月號,非經同意不得轉載、刊登】


您可能會有興趣的課程

資料讀取中...

您可能會有興趣的出版品

資料讀取中...

能力雜誌

資料讀取中...
輔導諮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