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C Logo
瀏覽數:1579

一美元俱樂部

關鍵字:

  美國矽谷有個年薪一美元的俱樂部——「$1 Club」(其實翻譯為俱「苦」部應該更貼切)。今年4月,又多了兩位新成員的加入,他們是思科執行長約翰.錢伯斯(John Chambers)以及董事長約翰.摩格瑞治(John Morgridge)。

  近一年來,冰凍的景氣讓許多原來氣勢如虹的企業紛紛中箭落馬,尤其映照在高科技產業上的,是一種由雲端跌到谷底的哀愁。關廠、裁員之聲不絕於耳,已經泡沫化的網路公司那就更不必提了,連過去成長、獲利俱佳的企業,也不得不縮編、裁員、甚至結束事業部的營業。從易利信、飛利浦、西門子到朗訊、思科……,無一倖免。 相較於前兩年的榮景,思科今年的景況可用一個「慘」字來形容,過去,意氣風發的思科,股票與市值都飆到了最高點,前景一片璀璨。而今年第一季,思科的營收大幅衰退30%,創下17年來的新低,股價從80美元一路下滑到只剩十幾元而已,讓投資人的心情也隨之降到冰點。  而思科員工的心情更是下降到零度C以下,因為面對這般窘境,思科也不得不採取裁員方式以樽節開支。今年開春,思科宣佈裁減8千5百名員工。4月初,錢伯斯告訴董事會,他一年只領一美元的年薪,直到思科渡過這波難關為止。

  此刻,我想談的,並非是思科的昨是今非,也不是不景氣的產業現狀,我想談的是一個企業的領導者,或者是一位堪稱為「企業家」所應該具備的……風骨,是的,就是「風骨」。 在企業紛紛追求永續經營的境界時,崇尚「無為而治」的企業家許文龍先生,卻坦言天下沒有永遠的企業,企業一如人的生命,有起有落,會生亦會死。無論是因歲月的遞嬗、時代的變遷、潮流的轉向,或者無關環境,純粹是人為決策的疏失,企業生命或長或短,難保沒有結束的一天,但是,無論經營企業的結果是輝煌或湮滅,在其中,企業負責人或掌舵者於順境、逆境中所展現的態度,可以令人動容,也可以令人搖頭。  錢伯斯主動將年薪降為一美元,對思科實質上的助益是可以保住一些員工的飯碗;而精神上的意涵則是為思科的營運負起責任,並且展現與員工共苦的決心。姑且不論思科的現狀是因環境所致,或者也有人為決策上的疏忽,但錢伯斯此舉,卻足以讓down到谷底的員工再次燃起鬥志。

  再看看國內的例子,明日報已成昨日黃花,但在其「有尊嚴」的結束過程中,在很多即將離去的員工的心版上,深印著一幕影像,即是詹宏志一筆筆在他們的轉職推薦函上親筆簽上名字的樣子。也許仍有員工對於夢想幻滅、淪為失業一族心生怨懟,但相信有更多的員工能夠體諒經營者所付出的誠意與善後的努力。

  當然,企業家的風骨,不是與生俱來的,也是有許多裁員人數動輒上萬的企業,其總裁、執行長及高階主管仍領著數百萬元的年薪,週末打球、渡假,員工失業似乎不關他們的事;更遑論有些意圖「錢進大陸,債留台灣」的企業主。 如果企業領導者無法做到「先員工之憂而憂,後員工之樂而樂」,至少不能「眾人皆苦,我獨樂」吧! 我們可以想一想錢伯斯的故事。

【本文刊登於能力雜誌2001年7月號觀點】


您可能會有興趣的課程

資料讀取中...

您可能會有興趣的出版品

資料讀取中...

能力雜誌

資料讀取中...
輔導諮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