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C Logo
瀏覽數:1371

把我的乳酪還給我?

  雖然這個故事可能很多人都耳熟能詳,但我還是想再講一次。

  就是關於《誰搬走了我的乳酪》這本書裡所描述的兩隻名叫好鼻鼠及飛腿鼠的老鼠,和兩名叫猶豫與哈哈的小矮人,一起在迷宮中尋找他們賴以維生的乳酪的小故事。每天一大早,他們就全部穿上運動衣及慢跑鞋,出發到迷宮裡去找乳酪吃。有一天,他們找到了一處充滿了他們喜歡吃、數量又多得吃不完的乳酪區,大家都非常高興。之後,兩隻「不會思考、依直覺做事」的老鼠每天還是一大早就衝到乳酪區,把運動鞋脫下來掛在脖子上,開始吃乳酪;兩個比較「懂得思考與策略」的小矮人,知道乳酪多得吃不完,就開始每天睡得比較晚,到了乳酪區把運動衣及慢跑鞋脫下來之後,也不再掛在脖子上,就放在一邊,到後來甚至還收起來放著,他們心想,反正這一區乳酪這麼多,夠吃一輩子了。

  但是,有一天,乳酪忽然不見了,那兩隻老鼠發現後,並沒有想太多,二話不說,拿起掛在脖子上的慢跑鞋套上,馬上跑去找新的乳酪;而晚來的哈哈和猶豫,看到空無一物的景象,第一個反應卻是「誰搬走了我的乳酪?」、「這太不公平了」,而後他們開始自怨自艾,日復一日,每天都到原地去找乳酪,希望失去的乳酪能夠再出現。

  當然沒有人會把乳酪送回來,哈哈和猶豫因為沒有乳酪吃而越來越虛弱了。此時,有些想法在哈哈的腦中蠢動,他想自己是否應該去找新的乳酪,於是他找了猶豫商量,猶豫一口回絕,氣憤的他只想要回他原來的乳酪。雖然哈哈很迷惘,也很害怕,但是他認為他應該要這樣做,於是,哈哈找出塵封已久的慢跑鞋,自個兒上路,途中他經歷了恐懼、害怕、失望、後悔以及自我肯定……。最後,找到了一處擁有滿坑滿谷的乳酪,本來哈哈還有些疑慮,但是當他看到好鼻鼠及飛腿鼠正在其中大噉乳酪時,他放心了,相信自己是真的找到了新的乳酪。吃了之後,發現比之前的乳酪更好吃。

  之後,哈哈他一直想著他的朋友猶豫,如果找得到回去的路,他很想去把猶豫帶到這邊來。他常想:猶豫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

  故事就暫時說到這裡。人們常常在聽完故事後會有種大夢初醒的感覺,這個簡單的小故事是否亦給您帶來些什麼?

  如果將這個故事套用在台灣當前的經濟環境上,頗值得玩味。台灣景氣在一年之內急遽惡化,長久以來的經濟優勢,就如故事裡賴以維生的乳酪般,一夕之間消失殆盡,姑且不論乳酪是真的被搬走了,還是自己慢慢吃完而不自知?原因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乳酪真的不見了。

  這時候,我們看到很多的猶豫和哈哈。尤其目前還有許多在責怪政府、抱怨老闆、抗拒現狀的猶豫。認為競爭優勢不見了、工作不見了、生活變苦了,都是政府、企業、環境的錯。不景氣中,許多人失去了賴以維生的工作,「還我工作!」當人們如此憤怒地吶喊著時;就如同猶豫對著空無一物的空氣喊著:「誰般走了我的乳酪?」、「把我的乳酪還給我!」

  再讓我們想想看,你把你的「慢跑鞋」放到哪裡去了?對於一個工作者來說,慢跑鞋隱喻著隨時隨時可以改變、可以出發的心境與準備;也代表無時無刻預備好面對變化的體認。

  是不是你在久坐一個位置之後,就把這雙鞋從脖子上給拿下來束之高閣了呢?甚或根本早就已經讓它不知去向了?

  這波的不景氣中,許多人失去了他們的工作,若要怪老闆不仁,老闆可能自己也快活不下去了;若要怪政府不義,政府也實非萬能。不如趕快把塵封已久的慢跑鞋套上,改變心態,出發去找尋新的乳酪。

  猶豫跟哈哈的故事,最後還有一個Ending,就是哈哈聽到了有東西移動的聲音靠近,他知道有人正朝他所在的地方跑過來,他強烈希望那個人就是猶豫。

  我們也很希望那個人真的是猶豫,如果不是猶豫,哈哈很可能會永遠失去這個朋友。因為猶豫會餓死在他「把乳酪還給我」的憤怒與等待中。
朋友們!深切盼望你我今日不掛起慢跑鞋,明日也絕不會成為猶豫。

【本文刊登於能力雜誌2001年11月號】  


您可能會有興趣的課程

資料讀取中...

您可能會有興趣的出版品

資料讀取中...

能力雜誌

資料讀取中...
輔導諮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