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C Logo
瀏覽數:1426

春池玻璃實業》資源回收三代情 循環經濟急先鋒

【採訪撰文‧攝影/陳佳汝】

  一個13歲的小男孩,頂著烈日,專心低頭搜尋著路邊,順著視線的延伸,一個硫克肝的空瓶吸引了他的目光,安靜撿起這只空瓶的他,心裡默默高興又可以用玻璃瓶換一毛錢,幫弟妹加菜。這是1961年,吳春池,一個在玻璃圈中打拼了一輩子的男人,一個胼手胝足,一步一腳印,撐起了台灣玻璃回收工業的一位綠色小巨人。

  2014年美商康寧因為其完整的回收產業,在紐約頒發予「世界環保獎」,讚揚其卓越的環保貢獻,是世界唯一得到這個獎項的供應商。而在當時年幼的他,其實並沒有想到這個撿玻璃的動作,後來成就了台灣最大宗的玻璃回收廠,累積了台灣深厚的回收基礎。如今,台灣名列瑞典之後,成為世界第2的玻璃回收效能國,這位綠色小巨人,功不可沒。他微笑說道:「當時只是為了一口飯吃,沒有想那麼多,也不知道這個動作對人類的意義是什麼。」

正確分類是玻璃回收關鍵

  在那個生活困苦的50年代,或許,光是要好好活著就是件費力的事。用了半世紀做玻璃回收的吳春池,在1961年,小學甫畢業,就為了貼補家用而去玻璃工廠上班,放棄已經考上初中的現任春池玻璃實業董事長吳春池,眼神充滿笑意地說:「那時候一般工廠一天只有2、3元,但是玻璃工廠一天有6元,算是高報酬,一開始是為了賺錢,後來就對玻璃產生了感情,我就這樣一腳踏進玻璃圈,拔不出來。」退伍後,進入當時最大的新竹玻璃工作,這家公司於中國玻璃研究所製作配料,當時這些配方都是由博士所調配,之後交給吳春池來製作,由於這樣的背景讓他熟知這種玻璃的屬性,和各種玻璃的配料,奠基了後來在玻璃回收時的優勢技術價值,讓他可以精確地區分出不同的玻璃材質,熟知哪些玻璃可以放在一起熔解,並挑出無法相熔的材質,做到一般玻璃回收廠無法做到的精確性,因而使得春池玻璃的回收料,可以創造最佳的利用率。他笑說:「光是白玻璃就有好幾種,還有茶色玻璃、綠玻璃,我知道哪些放在一起可以做出某種配料,哪些是不能放在一起。一般的玻璃回收不到70%的可用率,在我這幾乎百分百可以用。」正確的分類,是玻璃回收最重要的環節,幼年在玻璃工廠工作的經驗,讓他熟知玻璃的分類,在玻璃回收這一塊產業,自然而然,脫穎而出。

靈活經營策略分享經濟

  1970年成立的「春池玻璃廠」一開始延續玻璃回收的本業,提供玻璃回收原料給台玻、華夏等大廠,然後開始玻璃製品的代工產業。當時是台灣玻璃產業正興盛的時期,一條牛埔南路上就開了30∼40家玻璃廠,許多人靠著玻璃產業,生活富裕了起來。當時春池蓋了12座窯爐,並且出租給5、6家玻璃廠來製作玻璃,開始了台灣最早期的「分享經濟」模式,讓小玻璃廠節省了一筆建窯支出,這是當時吳春池的經營模式,一方面讓小玻璃廠降低生產成本,另一方面自己接單回來,交由玻璃廠生產。雖然是踏踏實實地做回收,但是吳春池卻也保持著靈活的經營策略,讓他度過了石油危機和工廠外移的難關,如今做到中大規模領先的春池玻璃廠,是唯一可以接受客製化訂單的玻璃廠,保持相當高的靈活度,這也是春池玻璃可以長期經營的一項原因。

三代回收廢玻璃變黃金

  民國70到90年代是經濟成長的年代,經歷這番榮景後,隨著大陸經濟的崛起,一些訂單轉移到大陸,許多玻璃工廠紛紛關廠。如今牛埔南路上的玻璃工廠只剩下2家。不忍心師傅就此失去工作,吳春池邀請他們到春池玻璃繼續生產手工玻璃品,接受客製化的訂製,保留他們的技術。如今參觀工廠時,可以看到這些國寶級的老師傅,熟練地從高溫爐中萃取原料,以口吹玻璃來塑型,眼見火紅橘亮的玻璃球,隨著師傅純熟地轉動著,以口吹型,冷卻的火球,褪去那鮮明的色彩後,發出冰晶透瑩的光澤,一個晶亮剔透的玻璃杯就此成型。那種純淨無暇的光華,就如同吳春池專心志業時的純淨之心。年逾70的他臉上泛著純真的笑容說:「我從一生出來,就愛上這個玻璃了,玻璃它可以創造許多很完美的東西。如果它沒有回收回來,就像是孤兒一樣,變成廢棄物,回收回來就是資源化,又賦予它新的生命。」他開心笑著說:「我是地球的園丁!」

  已經在玻璃圈中打滾超過50個年頭的吳春池,其實回收的生涯從他的母親就開始了。從小和吳春池一起做回收的兒子——現任春池玻璃實業特助的吳庭安說:「小時候祖母會撿拾回收餿水,如果眷村將饅頭丟進餿水,祖母會將饅頭撿起來,曬乾了烤給孩子們吃。」吳春池從那時候就有了回收的概念,看著母親如此克勤克儉,也讓他了解盤中飧,粒粒皆辛苦的道理,一分資源都不敢浪費。他說:「有些資源像風力,或是太陽能是取之不盡的,但是材料卻是有限,材料會有用盡的一天。」

  由於回收工作相當辛苦,他呼籲在各個資源回收站,將玻璃回收時區分白色、綠色、和茶色3色,避免在運送過程中因為壓碎,不同顏色的混合降低可使用率,也可減輕回收員一一分色的辛勞,提高回收再利用率。

等同5百座大安森林公園碳排量

  國際著名評比機構瑞士洛桑國際管理學院(IMD) 以廢玻璃回收再利用率,作為全球國家競爭力評比指標。由於玻璃無法分解與焚化處理,而回收後是百分之百可利用材質,並不會降級,因此玻璃的回收再利用率成為國家的一項指標。

  春池玻璃廠可算是全台最大的回收廠,每年回收1億公斤的廢玻璃,所降低的碳排放量約1億6千8百萬公斤,相當於5百座大安森林公園1年所吸收的碳排放量。春池玻璃廠對環境的貢獻,等同於蓋了5百座大安森林公園一樣。如今,除了供應廢玻璃原料,春池玻璃也將廢玻璃變身成璀璨的玻璃精工品,將啤酒瓶變身成翡翠綠花瓶,黑玻璃變身成優雅黑天鵝,看到心愛的玻璃成為美麗的藝術品,吳春池感到非常驕傲。

  2000年開始,讓吳春池將容器玻璃做成繽紛色彩的亮彩玻璃,可以運用在建築物的外牆做裝飾,形成一幅彩繪圖案。如今桃園國際機場裡面,有一整面以琉璃畫成的玉山山脈牆面,就是出自春池玻璃的傑作。以綠色琉璃間以墨色琉璃,鋪陳出玉山山脈的綿延壯闊,綠色山脈裡,點綴著黃花與紅花,以環保材質寫意勾勒出象徵台灣精神的玉山,所運用的玻璃回收原料,也說明了台灣在玻璃回收所做的努力,不落人後,甚具意義。這些亮麗的琉璃建材很受歡迎,目前廣銷至東南亞各國,以新加坡為大宗,並且得到綠建材認證。以供應回收玻璃原料為主的春池玻璃實業,開發的商品會和供應的大玻璃廠做出區隔化,主要以開發新建材和特殊的藝術品,客製化的玻璃手工品為主。新竹知名景點,薰衣草森林的建築本體,也以春池的亮彩琉璃裝飾,讓第2代繼承人吳庭安深深感動道:「當我看到廢棄物變成真正可以用的建材時,我的內心感到很感動。當亮彩琉璃在薰衣草森林中呈現時,看到它所帶來的美麗,讓那麼多遊客開心,我感到非常幸福。」

廢玻璃變身防火隔音磚

  春池玻璃以廢玻璃開發的建材不止於此,另一項技術尖端的建材開發是以回收自科技用品的光電玻璃,以近億元經費研究開發成具防火隔音特色的「安新輕質實心磚」,是一項重大的新建材突破。這種防火磚以高溫去燒,非但無法助燃,表面甚至毫髮無傷,可以完全阻隔火源。這項新式建材,無疑讓未來人們的居住安全更有一項保障。參觀工廠時,可以親身試驗不起火燃燒的安心磚,以9百度高溫的噴槍之火試煉,卻不動如山,在安心磚區隔之方塊內擺入MP3播放音樂,也能瞬間安靜無聲,有著絕佳的隔音效果。這一切的成果,皆是吳庭安努力研發的結果。

  吳庭安自小和父親一起做環保,小小年紀的他,就在春池玻璃廠裡打工,挑撿出無法熔解的玻璃。他回憶早年時代的生活著實很辛苦,小時候看到祖母撿餿水回收時,就告訴自己一分一毛皆得來不易。長輩們的身教示範,養成他踏踏實實的個性。曾經任職台積電的吳庭安,是留學自劍橋工業管理的雙碩士,大學在成大唸資源工程時,就一心想要發展新建材。2006年在溫紹炳老師的鼓勵下,吳庭安以光電玻璃材質研發出防火隔音磚,經歷留學和工作後,回到家族接班已經是2013年了。他說:「由於一直以來趨勢潮流都是傾向研發高科技材料,如半導體、超導體的新材料,很少想到用既有廢棄物材料去研發,忘記了根本的回收再利用。」由於溫紹炳老師特別鼓勵以傳統材料去研發創新,堅定了他研發的信心。如今成功研發的「安新輕質實心磚」,可耐1,200度高溫,完全不起燃點,名符其實地教人備感安心。防火隔音效果絕佳的「安新輕質實心磚」得到新加坡嚴格的TUV建材認證,實屬不易,目前以銷往新加坡為大宗,未來將進軍日本及歐美市場。

  以工業管理所學和科技業的產業背景,吳庭安順利將科技專業導入傳統產業。他認為科技業的國際觀是傳統產業所缺乏的,他說:「傳統產業容易憑感覺,而科技業接軌國際潮流,思考的視野是以全球趨勢來評估。」在台積電營運規劃處任職工程師時,養成他具備全球觀的視野,對於所有的資本支出,人力支出和產能評估,都能夠做出精確估算。台積電的產業經驗使他在經營上具有宏觀的視野,跳脫單一面象的思考,併入多個層面的影響因素。

出發拯救地球

  位居經營管理面思考時,同時知道基層的所需與困難,源自於小四時就在玻璃廠做小童工,吳庭安因此深知基層的辛苦和技術面問題。他說:「人是我們工廠最大的資源,不少師傅已經工作數10年,他們是我們春池最寶貴的資源。」一個玻璃師傅的養成最少5、6年,資歷50年的鄭建平師傅說:「以前那個年代學玻璃時,都是被師傅打過來的,等到自己為師打徒弟時,才明白師傅恨鐵不成鋼的心情。」吹玻璃時必須忍耐高溫環境的考驗,每每溽夏時節最難熬過,雖然難熬,也就這樣過了50個年頭。鄭建平也感嘆由於不好學,玻璃手工藝正面臨失傳問題,這位資歷50年,經歷種種燙傷、割傷淬煉成的師傅,如今是碩果僅存2、3位之一的國寶級師傅。或許吳家人一向追本溯源的精神,讓吳春池和吳庭安父子都非常重視員工,吳春池認為:「經營事業,對社會,對員工要有一份責任心,以責任心出發去做事,自然會成功。」如今吳庭安和師傅開車出去做回收時,師傅還會充滿鬥志說:「我們現在是去拯救地球!」可見春池玻璃的環保教育相當成功,讓春池人都對社會都有一份責任心。

  一直以來抱持教育環保的理念,春池玻璃如今以觀光工廠的形式來實踐其社會教育的理想。藉由觀光列車的推行,帶動周圍的觀光產業,因而多了1倍的觀光人口。經由參觀玻璃工廠,民眾可以了解到做環保的意義,也親眼看見經回收的資源變成美麗的藝術品,以及功能性強大的防火隔音磚。民眾參觀春池工廠時,不但可以親眼目睹老師傅爐火純青的傳統技藝再現,也可以親自體會口吹玻璃,和玻璃噴砂的DIY工藝製作樂趣。吳庭安說:「看到民眾來此,會教育自己的下一代,確實做環保的重要性,就覺得一切辛苦都值得。」

讓新竹成為世界亮點

  未來春池玻璃在全球市場的布局上,以軟實力輸出為主。吳庭安說道:「春池50年的發展中,前30年專注在本業,回收與物料提供的發展。30到40年間是研新開發的階段,以開發新建材和藝術品為主,40到50年間,就是以教育理念,發揮軟實力為主。」除了以觀光工廠的形式來教育環保理念外,未來春池玻璃會將此觀光列車的內容概念,導入其他國家,以軟實力輸出作為國際競爭力之展現,也將分享指導回收技術的具體落實。吳庭安認為循環經濟是未來50年都不會變的發展趨勢,他說:「一直以來主流發展都以線性經濟的成就為傲,線性經濟以強調原料開發、產品製成,然後形成廢棄物,是動脈產業。循環經濟在一開始的設計就有所不同,將回收資源考慮進去,成為完整的循環產業,是一靜脈產業。新竹未來將在這一塊拔得頭籌,並以傑出的循環經濟,成為世界的一個亮點。」

  近年來春池玻璃在國際上參展時,受到國際高度的肯定,在玻璃回收循環經濟上,居於領先地位。2014年春池玻璃因為完整的回收利用,在紐約獲頒「世界環保獎」。相較一些地區回收玻璃後進行掩埋,或無法充分利用,春池玻璃已經將廢玻璃完整應用到藝術品再現與環保新建材上,對人類生活的美與健康安全善盡一份職責。從父親於玻璃工廠做操作員開始,吳春池就開始一生與玻璃的緣份。他總是告誡孩子:「流一滴汗,才有一粒米可以吃。人必須腳踏實地,不宜投機取巧。西北雨雖來勢洶洶,但是什麼也留不住,春雨綿綿雖力量薄弱,卻能滋潤大地。」

  以百年企業為發展目標。2016年,總統蔡英文女士親自拜訪參觀春池玻璃時,十分感動並表示高度肯定:「簡單的4個字,循環經濟,有人用一輩子時間去實踐它,在這裡,我應該代表台灣,謝謝您!未來春池將帶領全體台灣人,一起走向循環經濟的世代。」簡短一席話精準道出一個企業的社會責任,越傳統也越創新的春池玻璃,所揭示的不單是不斷創新研發的精神,更是一份愛護地球,可敬的企業精神。

【完整內容請見《能力雜誌》2016年11月號,非經同意不得轉載、刊登】


您可能會有興趣的課程

資料讀取中...

您可能會有興趣的出版品

資料讀取中...

能力雜誌

資料讀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