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C Logo
瀏覽數:579

短期行動小組(action teams)學習效果之初探

關鍵字:

  透過以往文獻探究,發現現存相關於團隊學習(team learning)的理論不適用於短期性的行動小組,故本文思考臨時性的行動團隊(action teams,包括:外科急救、工程搶救、急難救助等)如何運用學習可快速進入狀況,並試圖探究影響團隊學習性能之相關績效方向。

  首先,本文假設行動團隊學習(Action Team Learning, ATL)之水準、角色數量、指導團隊反思體驗數量是一致性的,另外,本文引用2013年國際知名期刊(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 CAN SURGICAL TEAMS EVER LEARN? THE ROLE OF COORDINATION, COMPLEXITY, AND TRANSITIVITY IN ACTION TEAM LEARNING,中文可譯為「外科團隊能否持續學習?協調性,複雜性,和傳遞性在行動團隊學習上扮演之角色」)內之外科急救案例作為佐證說明案例。

  該案例主要運用250個醫療手術小組來測試,發現行動團隊學習成員在較高知識水準及具有相關性知識時,在小組「幫助」(helping)和「工作分擔」(workload sharing)時容易獲得更多的績效,特別是在複雜性更多的團隊任務情況下。

  無論是在個人(Weiss, 1990),團隊(Edmondson, 1999; Stagl, Salas, & Day, 2008),或組織(Argyris & Schön, 1978)層級上,學習的核心是經由積累的經驗產生更強的知識的和技能,以累積經驗來增強能力的機制是藉由行動和反思的重覆循環(Edmondson, 1999)。前述的團隊,是指時間較穩定,即過去一起工作的成員,未來也會在一起工作(Hollenbeck, Beersma, & Schouten, 2012: 84)提供重覆循環,並成為知識共享的集體積累、存儲和取用(Rico, Sanchez- Manzanares, Gil, & Gibson, 2008; Wilson, Goodman,& Cronin, 2007)。

  透過前述內容,可以斷定高水平的行動團隊學習很可能是更大的隱性協調相關(表現在對團隊幫助和工作量分攤的看法),提高團隊績效。在此背景下,我們將績效定義為二個與效率有關的成果表現(例如,作業規範,反映團隊如何利用知識和技能降低了生產成本或時間,提高辦事效率和執行速度)和量性有關的成果(例如,裝配錯誤或不良事件的數目或嚴重性)(Edmondson et al., 2008;Lewis, Lange, & Gillis, 2005; Mathieu, Heffner,Goodwin, Salas, & Cannon-Bowers, 2000).

  但是,若非工作時間穩定性狀況下又會如何呢?就是說在短期內或組成不穩定的團隊會如何,在什麼條件下仍然會有團隊學習效果。

  借鑒由Edmondson等人(2008:308)所提出,學習過程可能有相關性,如果一個專注於成員/個人的跨團隊累積反思體驗,而不是團隊/組織的累積反思體驗;換句話說,考慮到這樣的學習過程可能傳遞給性質不穩定的團隊成員。然而,使得長期的團隊成員更有機會分享他們所屬團隊的在過去所收集知識。反之,短期性的行動小組通常排除反思這樣的循環,從而更限制了分享的(而不是個人)見解(van Ginkel, Tindale, & van Knippenberg, 2009)。

  從符合學習經驗累積角度來看,本文認為行動團隊的學習屬於團隊本身,是來自於每個成員分享自身的行動-反思的體驗的總和,即探究短期性團隊學習模式是否與一般性團隊學習模式相同,是否亦是來自於每個成員分享自身「行動-反思」體驗的總和。本文提出行動團隊學習影響,是否會縮短任務完成時間和減少不良事件的發生。

  而以工作量分擔(workload sharing)或團隊幫助(helping)為說明,則以團隊任務有效率及公平之分配(Erez et al., 2002),代表一種在團隊工作中隱性協調(implicit coordination)之重要形式。所謂「隱性協調」,Rico et al.’s 在2008年所論及概念化模型時,指出兩種與協調相關的過程(coordination-related processes),即工作量分擔與幫助在行動團隊中如同一個連結行動團隊學習和績效後果之關鍵機制,更具體而言,Rico et al.(2008)認為隱性的協調(implicit coordination)被描繪具有「積極主動地分享工作負擔或幫助同事」之特性。

  工作量分擔可反映出團隊成員重新塑造他們的角色行為,使在成員中更公平、更有效率地分配團隊工作之程度(Erez, LePine, & Elms, 2002),幫助是指額外之角色行為被提供,是對他人懇請幫忙之反應。然而,這兩個過程是相似的,兩個過程都要求團隊成員預期同事團隊成員之任務需求、行動、需要,並且動態地為同事調整自己行為(Rico et al., 2008)。有鑑於過去研究證明此兩種協調相關機制(coordination-related mechanisms)對於團隊績效是有正向的影響。

  最後,以本文所舉的250個醫療手術小組案例而言,發現組成不穩定性和壽命短的行動團隊並不會阻礙團隊學習,工作量分擔對於行動團隊學習與手術流程之間的關聯,雖然沒有幫助,但亦無行動團隊學習與不良事件之間關係,當團隊任務有更多複雜性時才會與較短手術流程具相關性,當任務不複雜時似乎可降低此效果。

資料參考

DANA R. VASHDI、PETER A. BAMBERGER、MIRIAM EREZ  CAN SURGICAL TEAMS EVER LEARN? THE ROLE OF COORDINATION, COMPLEXITY, AND TRANSITIVITY IN ACTION TEAM LEARNING 2013, Vol. 56, No. 4, 945–971. 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


您可能會有興趣的課程

資料讀取中...

您可能會有興趣的出版品

資料讀取中...

能力雜誌

資料讀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