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首位官方認證禮儀師陳思韻》證照編號No.1禮儀師:沒有完美,只有圓滿

瀏覽數:21301
關鍵字:


從櫃姐到西樂隊員,一路走來內心掙扎不斷,被旁人投以異樣眼光,卻也因此奮發向上,證明自己的專業能力,最終獲頒首張殯葬業禮儀師證書——這是陳思韻的故事。外表光鮮亮麗的她,在禮儀師生涯中看盡生死與人生百態,敬業精神與尊重生命的態度是她為死者送行的關懷,證照與再進修專業的甘苦則為悠揚的樂章再添韻味。

 

文/呂玉娟

 

今(2014)年5月,內政部核發出首張殯葬業禮儀師證書,陳思韻搶得編號第一號證照頭香,成為國內首位獲得認證的禮儀師。從百貨公司化妝品專櫃光鮮亮麗的櫃姐,到小心翼翼為往生者描繪安詳遺容的大體化妝師,說沒有掙扎是騙人的,然而當樂章揚起,陳思韻體會到人生不一樣的觀點與面向,開啟了另一種生涯與職涯的圓滿。

 

掙扎:從櫃姐到西樂隊員

10年前,陳思韻在台中百貨公司化妝品專櫃擔任櫃姐,薪水不差,每天只需要打扮得漂漂亮亮,青春無敵,接觸的顧客盡是貴婦、醫生娘等,如此的青春氣質與美好聽起來實在是距離死亡太遙遠了,「但其實我們家中經營俗稱西索米的西樂隊,專做喪事與廟會的陣頭。」原本從沒有想過要走這行的陳思韻,在看到父母親逐漸年邁,捨不得兩老年紀大了還要辛苦工作,家中無人可以承接家業,心中開始有了動搖。

「現在人都喜歡正妹,陣頭需要很多年輕的美眉,不能都是歐巴桑,那時姐姐也結婚了,家中沒有人手,我不忍心看父母為了找人很辛苦,因此26歲那年,回老家幫父母的忙,從西樂隊員做起。」陳思韻娓娓道出生命的轉折,「說我沒掙扎是騙人的,那時我做一做又跑回去應徵精品專櫃工作,但做了一陣子回家看到爸媽辛苦的身影,我又猶豫了,如此反覆經過2、3年的時間,才算真的定下心來做。」

殯葬業的分工很細,西索米算是比較底層的工作,既辛苦薪水又少,從櫃姐轉到西樂隊員,陳思韻的挫折感很大,她深刻感覺到,「別人看妳的眼光就是不一樣,有些人還會投以鄙視的眼光,也因此我下定決心既然要做就要認真做,做到最好、最專業,扭轉別人看我的眼光。」

 

鑽研:苦讀考取禮儀師證照

陳思韻一方面工作,一方面繼續念書,高中畢業的她從二專到空大,花了5、6年的時間,完成學業。由於空大設有生命科學系,開設殯葬相關課程,她就在空大修習學分,之後通過禮儀師丙級與乙級檢定考試,取得認證正式成為禮儀師。

陳思韻分享通過證照考試的心法,她指出,丙級講求的是正確操作及執行基礎工作,考試學科包括:1.禮儀;2.公共衛生與大體洗、穿、化;3.殯葬相關法令;4.殯葬倫理。至於術科則包括:1.殯葬文書技能實作;2.洗身、穿衣及化妝技能實作;3.靈堂布置技能實作。

由於學、術科考試的題目、內容及評分方式都清楚編印於題庫內,考試題目悉由題庫(約5百餘題)出,因此通過並非難事。陳思韻強調,丙級證照算是基礎,文書類有固定格式,將規則熟記,範文背好,就能通過。

但是乙級技術士考試就比較難了,乙級檢定包括臨終、初終與入殮、殯禮、後續服務及服務倫理等5大項,學科包括:治喪流程規劃書、撰擬訃聞與奠文並規劃奠禮流程;術科包括:奠禮會場布置與主持實務技能等實作。陳思韻強調,由於學科是沒有題庫的,範圍廣泛,因此一定要多閱讀,多思考,書讀得夠多又能融會貫通,才能夠通過;至於術科部分,若有實際工作經驗,通常就比較沒有問題。

 

樂章揚起:從害怕到接受 同理家屬心

陳思韻說明,禮儀師的工作,簡言之就是喪禮的總負責人,扮演喪葬事務資訊提供者、指導者、規劃者及執行者的角色,統籌與規劃葬禮的流程細節,從禮儀習俗、殯葬流程、宗教儀軌、各項所需物品等,「從接案開始,禮儀師就要了解往生者的狀況、宗教信仰、家屬是大家族還是小家庭、想要何種告別式、溫馨還是盛大、傳統還是個性化等,與家屬溝通並了解家屬的需求後,再與廠商溝通,不同宗教有不同儀式,一場喪禮所需包括喪禮服務人員、車輛、物料,禮儀師必須了解每種宗教的不同儀式。工作內容包括:殯葬禮儀規劃及諮詢、殯殮葬會場的規劃及設計、指導喪葬文書設計及撰寫、指導或擔任出殯奠儀會場司儀、入殮、出殯時間選定,訃聞設計印製,靈堂布置,儀式選擇,葬法決定,價格估算,與後續作七、作旬、百日、對年、作三年的服務,以及家屬的悲傷輔導。

在喪禮服務人員方面,分工也很細,包括:殮、殯、葬、祭等,陳思韻除了協助父母經營西樂隊外,因為姐姐經營葬儀社,因此接體、淨身、更衣、化妝、入殮等她也都做。會怕嗎?很怕!陳思韻回憶說,「剛接觸大體時也是會害怕,即使從小有很多機會接觸到告別式、大體等,甚至到做西樂隊時,我仍然不敢看大體,源自於小時候的概念,將往生與鬼的概念連結在一起,自然會感到害怕,但念頭一轉,生與死都是自然的事,往生者就像睡著了,觀念導正了,自然就能克服心理的恐懼。」她說道。

「我記得第一次真正接觸大體是在醫院,當時看到大體戴上識別環的一隻手,自然而然地就將往生者的手輕輕扶起,心中好像並沒有那麼害怕,因為往生者是意外死亡,需要解剖,也只好硬著頭皮陪同,那也是我第一次參與解剖。」她說道,即便現在已不感到恐懼,「但每次要去接大體時,由於無法預測往生者的狀況,如何過世?大體的狀況如何?所以還是會有壓力。」陳思韻坦言。

「但喪禮的意義,除了為往生者送別外,更重要的意義是要讓喪親的傷心家屬得到安慰,不要留下遺憾,告別式就像是往生者的畢業典禮,人生的總整理,為一生做總結,因此禮儀師要抱著尊重生命的態度,竭盡心力協助家屬護送往生者最後一程,讓生者沒有遺憾。」

陳思韻就是抱著這樣的同理心,「我自己化妝大概10分鐘就搞定,但若為往生者化妝,卻常常要花1個小時以上,我認為接大體是一種緣分,我工作時會用心與往生者對話,告知我會將往生者打扮得安詳、漂亮,請安心地走,不需牽掛家屬。」

 

【完整內容請見《能力雜誌》2014年10月號,非經同意不得轉載、刊登】

 

更多資訊請參考...
{{item.title}}
生產力中心提供的活動資訊
{{item.title}}
相關出版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