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禽流感還可怕的心靈感冒-學習曼德拉深耕心靈菜園

瀏覽數:4207
關鍵字:


文/廖志德

 

前南非總統曼德拉1962 年時正值青壯時期。可是他在這一年卻因非法出境及煽動罷工被判刑5 年。服刑2 年後,南非政府又以暴力叛亂罪將曼德拉押解到羅本島終生監禁,直到1990 年,南非解除隔離禁令,實現民族和解,被囚禁長達27 年的曼德拉才獲得釋放。

故如果人的一生像是在跑馬拉松,曼德拉是在最有力道的時期嘎然停止,遇到生命當中最嚴重的撞牆期。進不行,後退不得。被厚厚的一道牆困在狹小的空間無法動彈,人生至此該是多麼的無奈又無力。

老鷹,本來可以飛的,現在卻被剪去翅膀,只能在卑下的土地慢慢踱步,不再有天空飛翔的自由;鯨魚,本來可以游的,現在卻擱淺在沙灘,只能望著海洋喘息輕嘆,不再有大海遨遊的自在。

不只是曼德拉,許多人都有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感嘆,他們雖然不像曼德拉是被困在牢獄之中,但是所遭遇的困頓與鬱悶是相同的,他們被困在不得志的職場中無所施展,飛也飛不高,游也游不遠。或找不到適性適情的工作,或沒有賞識自己的主管,或遭到職場小人的打壓,這就是現實的職場人生。

工作當中有太多不可控因素在左右著個人的成長,以及夢想的發展,若只是遭遇短期的小挫折,拍拍屁股上的灰塵,就能夠輕易地在跌倒中重新振作起來可是如果一波又一波的打擊如海嘯般而來,3 年,5 年,10 年。一個人的意志力就崩潰了,開始失去熱情,自我放棄,成為過一天算一天的活死人。

比禽流感還可怕的心靈感冒

長期處於高度競爭壓力的現代社會,以及經濟不景氣的低氣壓,上班族所面對的境況是相當沉重的,工作負荷過重令人無法喘息,未來不確定讓人憂心忡忡。業績不振、主管不爽、部屬不配合,企業組織重整及裁員的消息時有所聞。在多重壓力源的交互衝擊下,人們的身心開始出現狀況,輕則頭痛、心悸、失眠,重則暴怒、酗酒、厭食,有人甚至到了想要自殺的地步。

這類型的高壓症候群有人稱其為心靈感冒,是目前職場上常見的流行病,多半時候我們稱其為憂鬱症。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 的研究,全球有超過3 億5 千萬人遭受憂鬱症的折磨,沒有任何區域可以免除這種疾病的侵襲,不分性別,不分貧富,全世界約有5%的人患有憂鬱症。預估20 年後,憂鬱症將超過心臟病和癌症成為最常見的疾病,是社會最大的醫療負擔。

企業不是醫院,主管也不是醫生,所以我們不從治療的角度來討論憂鬱症,這是專家學者的工作,管理者不應過度的進行干預。身為企業骨幹的經理人要把最主要的工作放在預防上面,上工治未病,我們要協助自己和員工強化自己的心靈防護力,勇敢的渡過生命中的暗潮。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一開始談到曼德拉的原因,他是成功走出黑暗幽谷的勇者,有太多值得困頓者學習的地方。終身監禁是多麼殘酷的懲罰,關個2、3 年或許還可以接受,10 年、20 年恐怕有人就要崩潰了,更何況是永於止境的鐵窗歲月。

有多少人可以關上27 年身心不受影響的,曼德拉卻能在無情的虐待中保持身體及心靈的健康,當他終於以72 歲的高齡獲得釋放時,不但立即當選南非第一任黑人總統,還以平靜、謙虛、慈悲的積極作為成功推動種族和解。總統卸任後,他不眷戀權位參選連任,他選擇走下高高在上的舞台,走入人群推動社會公益,曼德拉投身於愛滋病的防治,呼籲世人不要歧視患者,而是要以積極的行動來幫助他們,此外,曼德拉為解決農村兒童受教的問題,蓋了300多所曼德拉學校,讓窮困的孩子有所依靠。

有相當長的一段期間,曼德拉被南非政府關在人稱「活地獄」的羅本島監獄,島上地勢平坦,佈滿岩石,有海豹、蛇及其他動物出沒,白天曼德拉要從事打石頭、撈海帶、採石灰等苦力的工作,其中又以採石灰最為艱苦,整天一刻不停的挖地、裝車直至手腳都起水泡,一天下來渾身是石灰,有時吹到眼睛裡十分的痛,對於肺部的傷害更是嚴重。晚上曼德拉被囚禁在4 平方公尺不到的鋅皮屋,由於是要犯,看守他的人就有3 位,獄警普遍不友善,經常無理的折磨囚犯。

然而無休止的磨難並未折損曼德拉的意志,反而將他淬煉的更加成熟與寬容,在1991 年的總統就職典禮上,曼德拉做了一件令世人感到敬佩的事情,在介紹完來自世界各地的政要之後,他緊接著邀請3 位看守他的獄警起身,並恭敬地向他們致敬,曼德拉的寬宏大量讓全世界為之動容,因為他選擇以具體行動向眾人展現種族和解的訊息。

曼德拉的第三選擇

為什麼曼德拉能夠成功地穿越生命的黑暗時期,而身處工作牢獄的我們卻沒有辦法呢?因為即使是在進退兩難的時刻,你還是可以做出不同的選擇,失敗的人選擇抱怨、攻擊、頹廢,把所有的問題歸咎於他人或自己,曼德拉則採取第三選擇(The 3rd Alternative),在妥協與對抗間開創更高明的解決方案,曼德拉的選擇其實很簡單,那就是有覺知的善待自己與他人。

第三選擇是知名心靈導師史蒂芬.柯維提出的關鍵成功原則,其重點是面對問題時不採取慣性行為,人們習慣的第一選擇是照「我」的方式,第二選擇是照「你」的方式,衝突點往往發生在此,不論是哪一種選項,都有一方要覺得受傷或犧牲,柯維建議此時不妨考慮第三選擇,超越你的或我的方式,設法找到更高明、更好的方法,讓彼此從衝突中找到一條雙贏的出路。

人生的困境無法解套,源於我們不由自主的引用慣性思維,這種沒有覺知的動物性選擇,往往受限於直覺的、對抗的反應,不但無法解決問題,反而帶來衝突與對立的痛苦,並且因此耗盡心力,最後只有選擇放棄、失望與妥協。

面對前途似乎毫無希望的人生,曼德拉的選擇不一樣,即使身陷牢獄的他比任何人都更沒有選擇的空間,還是可以做出有益自己和眾人的選擇。

曼德拉選擇不放棄任何希望,他選擇跑步,選擇照顧菜園,選擇繪畫創作,選擇不斷地學習,還因此獲得倫敦大學的函授法學學位。蹲了27 年苦牢的曼德拉依舊神采奕奕,有人問是什麼力量使他長年充滿活力,曼德拉的回答是:「博愛的精神加上強健的體魄。」

在小的可憐的監獄空間裡,曼德拉保持晨間運動的習慣,原地跑步45 分鐘,伏地挺身100 次,仰臥起坐200 次,站立蹲下50 次,就算是出獄的當天也沒錯過。運動有助於身心平衡,使得曼德拉能夠保持樂觀、豁達的心情,以積極正面的態度迎接每一天的嚴峻挑戰。

持續不斷的運動帶來持續不斷奮鬥的意志。剛到羅本島不久,曼德拉就要求獄方允許他開闢一片菜園,答案當然是否定,於是曼德拉永不放棄的展開無數次的請願,經過長達6 年多的爭取,獄方終於准許他在牢舍前一片狹長的土地上種菜。這塊土地長約11公尺,寬約1 公尺,土壤貧瘠而多石礫,一開始的收穫並不是很好,但是曼德拉努力開墾、改善土質,最後使得滿園子是綠意盎然、欣欣向榮,每次只要菜園的番茄有收穫,他總是不藏私地分送給獄友和獄警加菜。

菜園成為曼德拉心靈沉靜的空間,每當在此耕種他總是專心一意,陶醉在其中,綠意消解了他的疲憊和委屈,舒緩的勞動有助於移轉他生命中的愁苦,種菜不單純只是一種嗜好,曼德拉在這項活動中恢復活力與能量,菜園成為他遠離塵世動盪紛擾的喘息之地,藉由耕讀曼德拉重新肯定自己的生命,在蕃茄、洋蔥、茄子、波菜及包心菜的四時更迭中,進行自我的重生與更新。

 

【完整內容請見《能力雜誌》2013年5月號,非經同意不得轉載、刊登】

 

更多資訊請參考...
{{item.title}}
生產力中心提供的活動資訊
{{item.title}}
相關出版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