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意市集 薈萃自由的絢爛

瀏覽數:5675
關鍵字:


林欣儀,六年級生,資深餐飲服務人員,曾經歷唱片公司企劃、咖啡館館主,2 9歲生日時決心要用CAMPO瘋台灣。

陳昱興,七年級生,暱稱阿力,台大法律系高材生,左手寫詩、右手寫小說的文藝青年,最興奮的是讓創意市集隨著自己的點子而起舞。

陳靜亭,七年級生,暱稱小麥,電眼都會美女,曾任電影製片,最得意的是穿著媽媽的旗袍主持活動,讓全場為之絕倒。

三人分開時,是芸芸眾生裡的一張臉孔,一個人。

三人聚集時,組成策展人、企劃、公關黃金三角,用電音派對、創意市集及跳蚤市場凸全台灣,讓「CAMPO瘋」流竄在城市的大街小巷;讓高雄縣縣長楊秋興直呼找到賺到,特別叮囑來年再相見。三個人為何有此能耐?CAMPO生活狂歡藝術節的魅力何在?將鏡頭拉至台北碧潭風景區。

2007 年4月15日的碧潭不同於昔日的愜意,宛如墾丁春吶台北版。舞台上穿著隨意,表演略嫌青澀卻熱情不減的獨立樂團,伴隨著主唱呢噥式的唱法是High到不行的電子音樂,一棒接著一棒,讓現場籠罩在狂歡狂喜的氛圍裡;舞台另一方則是近百攤的市集。像是眼前這攤位名為「耍貨兒」,掌門人Gigo設計的飾品,利用隨機拼貼美麗的影像、文字、色彩,是非得到最後才能知道效果的實驗創作,果真是新世代的創意。來到這裡,你可以穿著很「台」,尋找你的台客同好,也能宛如是移動的LV,享受當華麗女王的驕傲;你可以形單影隻,故意搞悲情地來,也能大手牽小手、樓上招樓下,大夥作陣來。或者是什麼都不做,就是來發呆。「CAMPO」是義大利文,指的是隱藏在市街當中的小廣場,周圍圍繞著質樸的小店,人們穿梭其中,享受在都市裡大口呼吸的自在。CAMP OLIVE活動統籌陳昱興說:「在大量消費的時代,現代人其實不是那麼自由,選擇是很少的,CAMPO強調自由精神。我們保留一個空間,不管是音樂或市集,希望提供更多的可能性。」因此,他們三人打造CAMPO創意平台,讓創作者與消費者透過自己的力量,自動自發、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這裡是CAMPO,屬於任何人的美麗時光。」CAMPOLIVE.com部落格這般地寫道。

 

不願妥協催生創意

詩人說,你在童年時獲得的美麗形象,將會跟著你一輩子。對他們來說,音樂、電影是構成美好生活重要元素。「曾幾何時,台灣的CLUB開始變調,從警察臨檢、藥物氾濫以及大型舞廳高票價壟斷市場,所以我們想要來一點改變! 」陳昱興說明CAMPO生活藝術狂歡節成立的原因。他們以為,音樂本質是純淨的,是人的介入讓其起了變化,產生出好惡、對錯,如今眾人迷失假象裡,而忘了音樂本質的美好,看在他們這群愛音樂、電影的人眼裡,格外的痛心。迫使創意產生的因素就是不能妥協。CAMPOLIVE創辦人林欣儀在29 歲生日時, 許下「要讓台北CAMPO」的願望。她要在白天辦一場戶外「陽光電子音樂盛會」,擺脫既往電音讓人覺得一定掛著熊貓眼、生活作息不正常的負面印象。勇毅的目標會吸引勇毅的人,她的熱情磁吸了一群同樣愛好音樂、電影、生活的人,為CAMPO拉起了首演的紅色布縵。2 005 年7月第一次CAMPO在建國啤酒廠開場,在太陽正熱情有勁的午後,朋友們自掏腰包的友情贊助下,他們以「mixing」的概念出發。啤酒廠裡DJ、VJ播放起震耳欲聾的迷幻搖滾、雷鬼、嘻哈、饒舌House、Jazzy House、Techno融合一體,引爆音樂新風潮,除此之外,現場也展示出攝影拼貼等影像作品。陳靜亭回憶地說道:「因為我們長期玩音樂與影像,一開始偏重在熟悉的領域。」就這樣,揉合音樂與影像藝術元的CAMPO,在朋友以及朋友的朋友口耳相傳下,第一次的表現,開心成功。接下來,第二次舉辦時,林欣儀則策劃一個關於CAMPO的記錄片「舞舞舞!Inspire」拍攝行程,打算參加金馬獎短片徵選,可惜最後颱風攫住了CAMPO,難過收場。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場地由啤酒廠換至公館一家名為「海邊卡夫卡」舉辦,唯一不同的是,此次他們嘗試收費,新台幣250元入場費加上一杯飲料,朋友依舊很多,但陌生的年輕臉孔也開始增加,有時還會出現一家老小,以為闖入超時空禁區,電子音樂讓大人臉上出現三條虛線,小孩卻跟著音樂狂地扭起小屁股的趣事。在這過程中,林欣儀身邊多了陳靜亭、陳昱興。「那時,欣儀負責舉辦活動,我們負責執行聯絡,反正就是大家一起玩活動。」她天真地說道。一旦為了自己夢想發聲,接下來的發展總會出乎意料之外。

匯聚精彩創造藝術平台

2006 年12月時,聖誕節歡樂氣氛濃得化不開。林欣儀又興致高昂地籌辦CAMPO。此時,座落於台北市武昌街與康定路口的台北電影公園,在台北市文化局重新規劃下,打造成「光之通廊」,白天民眾可隨著陽光起舞,在林蔭、舊廠房、老煙囪的光影搖曳下,悠遊其中;夜間則隨燈光起舞,有影像櫥窗、露天電影、影音廣場等時代光影,是國內第一個振興電影產業的主題公園。後來,由時報育樂公司接手經營後,更著重在提供影音娛樂活動的「戶外影音廣場」,希望透過音樂盛會、簽唱會、播放露天電影來吸引年輕人熱情參與。他們找上CAMPO。陳昱興回憶地說道,電影公園場地比以往舉辦過的地方寬闊很多,只有電音派對讓地方顯得太過空曠,林欣儀想到讓場子活絡的方法是仿照國外設立市集、跳蚤市場專區,讓市民可以一邊聽音樂、一邊逛街買東西。陳靜亭比手劃腳地說,在日本吉祥寺遊玩時,偌大的公園裡有街頭藝人表演、有將自己珍藏割愛販賣、也有巧手製作飾品,「全家大小都可以去玩,一邊欣賞美麗的風景,一邊聽音樂、逛市集,那種感覺很棒。」陳昱興接著說,在台灣要讓同一調性的人在同一空間出現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創意市集、跳蚤市場形式就能讓他們相聚在一起。「創意市集希望吸引有原創性的創作者來擺攤;跳蚤市場則是希望讓收藏者可以帶著DVD、書籍或者創作來分享。」他如此說道。立意很好,概念很特別,但卻踢到鐵板,很多創作者還以為是詐騙集團手法又翻新。怎麼會這樣呢?那時陳昱興走遍台北大街小巷,像是師大、公館等個性化小店,第一家很興奮地推開門,被拒絕;第二家有點小膽怯地推開門,被拒絕;第三家時要鼓起勇氣才敢推開進去,他說,經常是自己說明概念後,很多店家還是無法理解CAMPO呈現的形式,總會先拒絕再說。在溫州街二手書店也是如此,他一間一間地拜託店老闆來擺攤,有的欣然接受,有的一臉漠然。他還將腦筋動到北藝大、台藝大等擁有設計科系的學校,趕忙前往推廣。

最後,則是因為「網路」,才順利讓CAMPO 2.0順利誕生。他們想到在各大BBS站公告訊息,也創立CAMPOLIVE.com部落格,讓認同理念的同好、創作者能了解他們的概念以及做法,進而共襄盛舉。大家都知道,辦一場活動最需要的,就是場地與經費。這次場地有了,並由廣告贊助商與酌收創作者報名費加減貼補,重點是他們辦得很開心。CAMPO 2.0 在台北電影公園正式開幕了。舞台上有DJ現場播放著搖滾、嘻哈、雷鬼、前衛電音;舞台下9 0攤無印良品創作者組成的創意市集,包括:平面設計、公仔、手工藝、飾品等儼然是驚喜製造機,一條純手工打造的手鍊、一只設計獨具巧思的帆布包包,銷售不僅是創意,也販售創作者的夢想。這項活動,融合了前衛視聽與創意市集、跳蚤市場,提供五、六千名台北民眾前所未有的生活體驗。而90攤創作者宛如是阿米巴原蟲,隨著活動而不斷增生。2006 年1月CAMPO再發廣場派對召集令,創意市集、跳蚤市場、蚊子電影院,現場一樣熱鬧非凡;2月CAMPO夾著濃濃年節氣氛,場子依舊強強滾。歲首花月,春神當值,大地冬眠初醒,萬物夢覺的3月,彷彿為CAMPO慶賀般,那天陽光普照,天氣極好,參觀人次正式突破上萬人。陳靜亭說,「超人氣讓CAMPO大幅提升知名度,也成為獨立創作者的創意平台。」

 

融入在地文化瘋台灣

陳昱興提起每一個創作者心中的痛。他說,國內的創作環境發展得不健全,讓創作者要有八爪章魚的精力,方能同時兼顧創作與行銷,「現在他們可以專心地創作,透過CAMPO平台銷售個人創意。」伴隨承諾而來是責任,換言之,CAMPOLIVE得用創作者、來逛市集的民眾的眼光,看自己的工作。比方說,他們必須堅守原創性的大方向以吸引認同的創作者,但是利之所趨,還是有不肖業者想魚目混珠,拿著批發的商品來濫竽充數。只要有一家得逞,就會砸壞好不容易建立的基業。反制的方法就是嚴格把關,在報名表上,請創作者附上最滿意作品相片並說明創作概念。「從報名表就能辨出真假,不是真正從事創作的人,還真不知道如何寫起。看過上千張報名表後,我現在一眼就能瞧出那張報名表作假。」陳昱興得意地說道。再者,CAMPO固定每月舉辦的活動,但創作者礙於財力、時間無法跟上腳步,這雖是非戰之罪,但對他們來說,如果每次電音派對、創意市集都是同樣的戲碼,久了就失去吸引力。陳昱興得負責玩出不同的花樣。影像、音樂就成為他的魔法棒。比方說,音樂類型多元化,有民謠、有搖滾、有雷鬼⋯⋯等;電影的流派即區分為:形式主義、超現實主義、法國新浪潮⋯⋯等。選取一種類型後企劃成主題,接下來,獨立樂團、創意市集圍著主題做準備。尤其是進行攤位的招募,可能這次主題偏重在平面創作類, 下次則是布料類創作與飾品類同時粉墨登場。

 

同時, 因應主題,除了在攤位上玩大風吹,也會要求創作者於自身的打扮以及攤位的擺設上配合主題,營造新奇有趣的氛圍。舉例來說,在玩年代主題時,陳昱興就在攤位中規劃出60年代嬉皮區、70年代龐克區、80年代搖滾區,再搭配上音樂,民眾走在其中宛如穿梭在不同時空,趣味盎然;他們也曾規劃一個Fashion Show,讓有特色的攤位,穿戴自己的商品步行在伸展台上,讓現場為之瘋狂。如此充滿想像與變化的形式,讓電音派對、創意市集、跳蚤市場成為CAMPOLIVE的獨特的價值,1年不到的時間,它所聚集的多元創意讓人驚豔,政府機構、民間企業紛紛找上他們協辦大型音樂會、跨年晚會等活動,大大提高知名度。就算同一時間,也開始有其他團體跳下來做相同的服務,像是敦南誠品、南海藝廊。「但我們只專注利用創意市集與跳蚤市場,創造一種生活形態。」陳靜亭真摯說道。宛如打棒球,有時擊出全壘打,有時揮棒落空。2006年5月CAMPOLIVE因故離開台北電影公園,同年6月他們搭著火紅的地方觀光季,跟縣市政府合作,在地方與經費補助的利多下,展開台中、台南、高雄全省巡迴活動。陳昱興說,離開台北反而讓內涵更豐富。比如,同樣是創作者,生活的場域性會讓作品傳達出不同的內涵,經由南北創意市集的交流, 激盪出不同的火花, 讓創作生命再次蛻變CAMPO的足跡踏遍包括:台中台灣藝術設計建築展演中心、台南海安路街道美術館、高雄愛河1 2、13 號碼頭、旗津海岸公園等具有在地文化的景點,也因此產生質變。「以前市集裡呈現的創作偏向歐美的形式,現在則有愈來愈多的創作者,從在地文化裡尋找靈感,可以陸續看到融合傳統元素的設計作品。」他分析地表示。CAMPO以創意嘉年華,創造文化景點新風貌,讓高雄縣2 006年跨年晚會活動造成轟動,當地第一次湧進了約3萬人同歡,讓縣長楊秋興連連稱許;CAMPO散播的快樂訊息,也讓上海的同業張開歡迎雙手,增加了兩岸的創作者相互切磋琢磨的機會。

 

根扎得穩獲利跟著來

然而,人潮也不見得一定會帶來錢潮;名聲背後有時是阮囊羞澀的困窘。CAMPOLIVE累積的人脈儲金簿,照道理可輕易換成「廣告」與「商機」。只是,當「生存」與「理想」兩件事放在天秤上,大多數的人,總是搖擺不定。陳靜亭說,有時得忍痛拒絕捧著銀子來的廣告商。「我們堅持要以CAMPO形式辦活動,有些業者卻傾向以更廣告化的形式呈現,幾次溝通無效時我們就會拒絕。還好,現在會找我們的業者都是認同CAMPO而來。」陳昱興接著強調地說,他們並非裝清高地不想快點獲利,事實上,是更恐懼重演「蛋塔」事件,寧願現階段有所取捨,將根扎得深一點,讓CAMPOLIVE成為銷售生活形態的品牌,相信獲利也會跟著到來。他正色地說,CAMPO成功來自於提供一張白紙,讓創作者與參觀的民眾,自由創作揮灑出絢爛的色彩。而他們希望在創意成了口號、當生活、藝術變成消費品的當下,這世界還是應該有一群人該做些什麼。「我們希望是詩人, 用天地之間美好的氛圍創作,讓每個時代都留下深刻的記憶。」在CAMPOLIVE .com他們感性地寫道。

更多資訊請參考...
{{item.title}}
生產力中心提供的活動資訊
{{item.title}}
相關出版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