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事說來話長 從日劇看日本社會縮影與支持系統

瀏覽數:200


【文/李世暉 圖片提供/ Getty Images】

  日本的連續劇大致分為兩類。一類是NHK製播的晨間連續劇與大河連續劇,另一類則是一般民營電視台製播的偶像劇。

  NHK製播的晨間連續劇又稱「連續電視小說」,主要以女性的奮鬥為主題,每日上午8點播放15分鐘,受到家庭主婦的歡迎;大河連續劇則是每周日晚上8 點播放45分鐘,主要以日本戰國時期、明治維新時期的歷史人物為主角,獲中高年齡層男性觀眾的喜愛。民營電視台製播的偶像劇,在日本稱為「趨勢劇」(TrendyDrama),主要內容是以透過對工作職場、學校的描述,反映日本的家庭觀、愛情觀與工作觀,以及關注社會上的潛在課題與流行趨勢。

以當代議題入劇
反映日本社會脈動

  日本社會存在的重大議題,經常成為日本趨勢劇的情節。例如:2015年播放的《搶救拿破崙之村》(唐澤壽明主演),是以當時日本社會關注的地方創生為主題;2016年的《我要準時下班》(吉高由里子主演),以日本上班族過勞的職場環境為主題。2019 年由日本電視台製播的《我的事說來話長》(生田斗真主演),則是圍繞著日本的「尼特族」、「繭居族」等社會課題,描述男主角從迴避現實、正視現實到回歸職場的過程。喜愛咖啡的男主角,大學畢業後進行相關創業卻遭受失敗,年過30選擇放棄工作,成為窩在家中的「繭居族」。其生活日常所需,則多向經營咖啡店的母親索取,是個名符其實的「啃老族」。

日本繭居族近146萬
社會視線外的待解課題

  依據日本內閣府的定義,繭居族是指「迴避( 拒絕) 上學、上班、社會交往等社會活動,除了自己的興趣會短暫外出之外,持續關在家中超過6 個月以上的狀態」。狀況比較輕微的繭居族,偶爾會出門前往居家附近的便利商店消費,或參加動漫同人誌活動。狀況比較嚴重的繭居族,則是長期關在自己的房間,完全拒絕任何社會交往活動。

  另一個名詞「尼特族」,則是泛指不上學、不就業、不進修或不參加就業輔導的年輕人。一般來說,繭居族一定是尼特族,但尼特族不一定是繭居族。不過,尼特族的狀況若無法改善,會有很高的比例變成繭居族。

  日本內閣府於2010 年實施的年輕族群(15歲到39 歲)調查顯示,全國蟄居族的人數是23.6 萬人。2018年首度實施中高年齡層(40歲至64歲)的調查時發現, 比起年輕族群繭居族的54.1萬人,中高年齡層繭居族高達61.3 萬人。最新的調查資料顯示(2023年3月),目前日本國內15至64歲的繭居族,總人數為146萬人,成為日本社會的一個重大問題。

中高年齡層繭居族
問題重重的日本家庭縮影

  人數持續增加的繭居族,究竟為日本社會帶來了什麼樣的問題?中高年齡層繭居族目前,日本社會最關切的繭居族問題。

  1. 父母親的長照風險問題

中高年齡層繭居族的父母親都到了需要長照的年紀,與社會脫節的繭居族完全無法獲得長照支援的資訊,是高齡化社會的一大危機。

  1. 孤獨死的風險

這是近年日本媒體廣泛報導的「8050問題」,即超過80歲的父母親亡故時,與社會隔絕的50 歲繭居族,完全沒有自我謀生的能力,孤獨死的風險很高。

  1. 經濟上的窮困

中高年齡層繭居族的家庭經濟來源,多倚靠退休父母親的年金。單靠唯一收入來源的年金,在現實社會中無法支持家庭正常的生活。

  年輕世代繭居族年輕世代成為繭居族的原因,可歸因為個人因素、家庭因素與學校因素。

  • 個人因素:包括喪失目標、孤立感、自信心低落、對外在評價敏感等。
  • 家庭因素:包括無法滿足家人期待、親子關係緊張或冷淡等。
  • 學校因素:包括霸凌、學業競爭壓力等。

  由此衍生出的年輕世代繭居族,容易形成反社會或拒絕社會的性格,在家庭中導致家人關係的惡化,在社會中導致勞動力的下滑。然而,若年輕世代繭居族問題陷入長期化的趨勢,就會變成中高年齡層的繭居族問題。

  目前,繭居族問題已成為日本少子高齡化社會中,隨時都有可能爆發的炸彈。例如:2019年6 月,曾經擔任日本農林水產省事務次官的熊澤英昭,殺死了同居的44歲長子熊澤英一郎。

  繭居族的熊澤英一郎沉迷電子遊戲,且有暴力傾向。76歲的熊澤英昭因擔心有家暴史的兒子對附近鄰居下手,決定先下手殺死兒子。此一悲劇,是問題重重的日本繭居族家庭縮影。因此,日本的學者專家都在呼籲,必須強化社會支援制度,讓日本的繭居族早日重返社會,以緩解家庭與社會的壓力。

社會支援制度
協助破繭而出

  日本政府於2009 年推動在各級地方政府設置「繭居區域支援中心」,對存在繭居族問題的家庭給予諮商服務,同時也與就學、就業的支援系統連結,協助繭居族重返社會。目前,日本國內有67 個都道府縣與政令指定都市設有「繭居區域支援中心」。為了及時提供協助,自2022年開始,「繭居區域支援中心」從第一級地方政府,擴及第二、三級的市村町。過去以輔助、支持精神障礙者的「精神保健福祉中心」,也被賦予協助繭居族問題的任務,按照《關於精神保健與精神障礙者福祉法》的規定,日本第一級地方政府必須設立「精神保健福祉中心」。據調查發現,部分繭居族因遭受精神上的打擊,心理調適出現重大困難而選擇自我封閉。在對應此一因精神打擊而成為繭居族的問題上,各中心的精神保健福祉士以其心理學的專業,協助繭居族家庭面對與解決問題。

  除了社會與精神心理的支持外,日本政府也決定設立生活困窮者的自立支援機構,著手解決中高年齡繭居族面臨的窮困問題。主管機關日本厚生勞動省於2015 年開始實施「生活窮困者自立支援制度」,並鼓勵地方政府設置支援機,協助有意願卻無法工作者、無固定居所者、中高年齡層的繭居族,達成經濟上的自立。

完善社會支援系統
取締惡質詐騙業者

  對存在繭居族問題的家庭來說,由於害怕被社區與社會貼上標籤,通常不願尋求外界的協助,傾向自己承擔壓力。為了不讓繭居族家庭感到孤立無援,日本政府與非營利組織合作,舉辦繭居族家庭互助會。日本政府一方面舉辦各種講習會、說明會,提供必要的資訊;另一方面則是搭建互助會的平台,讓同樣存在繭居族問題的家庭能相互交流、協助,防止被社區與社會孤立。

  在日本政府的支持與媒體的資訊傳遞下,近年日本的繭居族家庭逐漸願意尋求外界的協助。但與此同時,日本國內卻出現各種打著「自立支援」的幌子、進行詐騙的惡質業者。這些業者對繭居族家庭,不斷灌輸繭居族未來的悲慘情境(如未來的犯罪者、孤獨死等),同時宣稱可讓95%繭居族重返社會。部分伎倆是以電話詐騙方式,利用話術要求繭居族家庭轉帳;收取高額費用後,以侵害人權的方式將繭居族集中管理。之後再宣佈破產,並另起爐灶繼續欺騙其他繭居族家庭。對日本政府而言,結合各部門嚴格取締「繭居族詐欺」的惡質業者,也是完善社會支援系統的重要行動。(本文作者為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教授)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能力雜誌》2023年9月號,非經同意不得轉載、刊登】

更多資訊請參考...
{{item.title}}
生產力中心提供的活動資訊
{{item.title}}
相關出版品...